剑三探索网

— 这是一个诡异的探索猎奇网站,为你报道全球各地奇奇怪怪的奇闻异事探索网。

手机访问: m.jssant.com

娇妻带着别人的精让我吃_婚礼前和前男友试车

2020-10-12 14:09:02 来源:www.jssant.com

     顾渊和方嘉的朋友不熟,却莫名变成了烧烤的主要劳动力,一口都顾不上吃。

    “你吃啊,他们想吃也能自己烤。”方嘉蹭到顾渊旁边,小声跟他说。

    顾渊把烤好的虾放到盘子里递给方嘉:“我还不饿。”

 文学

    赵海眼尖的看见方嘉手里端着的盘子,已经准备好要吃虾了,他讲究,还特意又调了个料汁。

    等料汁调好了,方嘉却还没有把虾端过来。他抬眼看过去,就见方嘉独占着一盘虾,在顾渊旁边,剥了伸手又递给顾渊,就差直接给喂到嘴里了。

    “方嘉,虾呢?怎么不拿过来?”有个没有眼里见的朋友,习惯了饭来张口,扭头就冲方嘉喊道。

    赵海踢了人一脚说:“自己过去烤去。”

    林佑说:“少吃点吧。吃撑了下午还有力气工作吗?”

    “下午就接几个人,我不像你们还得下水。水下的压强太大,我下去潜个十几米就受不了。”

    赵海乐道:“来我这儿,帮你训练训练就行。”

    顾渊手里烤着东西问方嘉:“你一般水下作业的时候是多少米?”

    方嘉专心致志地剥虾,顿了顿,抬头冲顾渊笑了下。阳光正好,他眼底又碎光闪过:“还好,没有特别深。”

    他没有正面回答,其实是不想让顾渊过多的去想象,反正他自己觉得没什么问题。

    “我搜过,至少超过120米,是不是?”顾渊说。

    “差不多。”方嘉说,“等我方便的时候在水下拍个视频给你。”

    这次其实差不多是三百米,相当于30多个大气压强,这种情况下会感觉整个人被挤压住一样,活动起来都有些费力。

    这对于饱和潜水员来说,也都是正常的工作,方嘉也都习惯了,而且确实比别的工作挣得更多。

    由于方嘉的过于偏心,最后顾渊也没少吃。散场的时候,赵海笑着指指方嘉:“别误了时间。”

    方嘉笑了下没搭理他,转身和顾渊一起收拾东西。两个人收拾好,就差不多到了要走的时间了。

    “你别送我。”方嘉从楼上背下个包来,又把家里的钥匙递给顾渊。

    顾渊接过钥匙问:“不愿意人送你,还是不想我送你?”

    方嘉笑起来:“不乐意别人送我,好像要去多远的地方一样。我过不久就回来了。”

    “那我不送你。”顾渊说,“你回的时候,是直接回这里还是回去?”

    方嘉走到门口换了鞋说:“回去。”

    顿了顿,又说:“钥匙你就一直拿着,在的时候记得帮我浇花,走的时候告诉赵海一下。”

    顾渊走到旁边,低头去看方嘉,顿了顿说:“好。”

    方嘉说:“你有精力的话帮我把家里收拾下,我就当是住了个田螺姑娘了。”

    顾渊低低的笑了下:“田螺姑娘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在海边的结局就是被吃掉。”方嘉含笑说,“刚刚你不就吃来着?”

    两个人咫尺,顾渊伸手抱了下方嘉,在他耳畔说:“行,我等你回来吃了我。”

    温热的气息扫过方嘉的耳垂,他的耳朵蓦地烧起来,又苏又麻。顾渊的话仿佛跟着沸腾的血液一直流淌进了他的心里,忽地被电了一下。

    等顾渊退开时,方嘉整个人都红了,他皮肤本来就白,即使常年在海边也没有被晒黑,此刻耳朵红得就像是要滴血。

    方嘉的耳朵很敏感,又听了这样有歧义的话,再加上是从顾渊的嘴里说出来的,都控制不住本能的反应。

    他伸手在耳朵上揉了两下,眼神闪烁游离,就是没再看顾渊,匆忙撂下一句:“我走了。”落荒而逃。

    顾渊忍不住笑了下,不太了解方嘉的时候只是觉得他长得好,脾气有些冲,可是越相处下来,越能发现他的可爱之处,就越会不由得沉迷下去。

    这小别墅里突然空了下来,顾渊环视一圈,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方嘉那么说的意思应该就是想让他的完全放松的住在这里,不用担心什么东西可碰,什么东西不可碰。

    浑身是刺的方嘉内心却是无比柔软的,就看他与很多朋友就能知道,尤其是赵海像是和方嘉一路走过来,两个人那种互相扶持的感觉,甚至都让人有点羡慕亦或是嫉妒。

    -

    方嘉这次其实也是帮朋友忙,负责项目的孟锐波由于身体原因没法做了,他负责技术方面和设计总工程师对接,所以只能找方嘉过来。

    两个人见了之后孟锐波先把这次项目的内容跟方嘉讲解了一遍,等方嘉全部了解之后才说起自己的事情。

    “其实我本来也打算这次之后就不干这行了。”孟锐波说,“算下来你也做了有几年了吧?”

    方嘉想想说:“三年左右吧。”他从做潜水教练开始的,那时候也不挣什么钱,反而因为要考证花了不少的积蓄。

    算下来,当了潜水教练几年,加上给他姐看病,当年参加潜水比赛的钱几乎被挥霍一空。

    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再加上他因为当年的比赛,所以在这一行还算有名气,有人找他,问他能不能做饱和潜水,就来做这个了。

    后来一路也需要学习各种知识,其实反而让方嘉觉得对这一行多了些喜爱。

    孟锐波说:“你还年轻,也打算点别的。我这次准备回去了开个店,心里其实也挺没底,要不是我老婆催我,我还能再干两年。”

    “我没想着。”方嘉说,“就走走看看。”

    他也迷茫着,对顾渊说以后也许开个潜店,但是心里其实也并不太觉得自己会开,他现在的想法就是多挣些钱留给方浩洋。

    人一旦曾经为了钱绝望过,就特别害怕没钱的日子。方嘉事实上现在对于未来都不会去多想,觉得想了没什么意义。

    “嘿,你还是得想啊。”孟锐波跟方嘉掏心掏肺的说,“等哪天你结婚了,那位每次都说你一下水她就担惊受怕的,天天对你哭,你自己也就干不下去了。”

    方嘉愣了下,他其实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他的脑海里立刻出现顾渊的影子,他想象不出顾渊担心他会是什么样子。

    在水下工作的日子是住在高压的生活舱里的,由于压强大,所以工作之后比在陆地上更容易疲劳,一天通常要睡很久,休息的时候他会给顾渊发微信。

    虽然信号极其的差,方嘉还是知道顾渊开始工作了,有时候要忙到很晚,马上就要回学校了。

    方嘉还找了熟识的工程师帮他录了像,发给了顾渊。

    顾渊:[能认出你来。]

    视频里有几个人,也比较远,大家都穿着包裹严实的潜水服,怎么看都差不多,方嘉觉得不太可信。

    方嘉:[你说哪个?]

    顾渊:[左边数第二个是你。]

    方嘉:[……]

    方嘉:[怎么认出来的?]

    顾渊良久没有回信息,大约又没了信号。有时候发几条才能收到一条,大概是信息在来的路上迷路了。

    方嘉放下手机,又开始看图纸,他上午的时候反映了个问题过去,负责人说总工程师不在,倒是有个顾问,不知道会不会处理。

    方嘉遇见问题或者有一些想法的时候总会反应上去,碰见倨傲的人可能并不理睬他,碰见好的总工程师倒是会认真和他讨论。

    无论哪种,其实方嘉都没什么太大的心态波动,他并不太在乎,只是觉得把想法说出来是自己的一个职责。

    等了良久,对讲机那边有了动静,负责人说:“方嘉,顾教授说想和你直接对话讨论一下,你看行吗?”

    负责人对方嘉一向是客气的,方嘉却没吱声。负责人又问:“能听到吗?”

    接着方嘉就听到顾渊的声音,他说:“我来和他说吧,你先走吧。”

    生活舱里充满了氦气和氧气的混合体,说出话来像是唐老鸭一样带着嘶哑的怪异声调。

    方嘉顿了顿说:“我说话声不好听。”

    “你什么样子都好。声音也好,水下的身影也好。”顾渊低低的笑了下,“都挺招人的。” 方嘉从小到大都是被一路的夸长得好,他自己偶尔从镜子里看自己的时候,都只是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却完全没有觉得有多么帅气。

    不过他平时也并不太在意,遇到顾渊之后他才会觉得也许脸还有点用处。但是有时候也希望自己能有更好的样子去面对顾渊。

    处在这样一种微妙的情绪时,顾渊的一句话让他心里有了别样的心情,这沉闷又高压的环境都显得轻松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方嘉看不见顾渊,只是盯着摄像头,想象着顾渊的样子问。

    “他们请我来做顾问。”顾渊说,其实上次来磁鼓岛,也是因为工作原因。

    不知道那个时候或者更早的时候他们是否也曾相遇过,但是却永远没有办法发现彼此。

    两个人都知道对方要工作,却谁都没有去细问。方嘉忍不住笑,见到顾渊的时候,他就觉得眼前是这个人就好,哪里还会去想其他的。

    顾渊虽然能透过小屏幕看到方嘉,却又觉得两个人隔得很远,他用手点了下屏幕,划过里面映出来的方嘉的脸。

    “在这样的环境里感觉怎么样?难受吗?”

    生活舱和水下的压力相差不大,方嘉觉得还算适应,他说:“习惯了不觉得,人的适应能力很强。”

    顾渊能看出来,方嘉的动作其实并不算灵敏,他没有切身感觉过这种环境,但是能靠计算去猜想,他现在站的地方是一个大气压,方嘉是他的三十倍。

    方嘉的那个朋友说,十几米的时候他就觉得难受,而方嘉是什么情况,可想而知。

    顾渊的心细微的疼了下,就像是一根细小的针刺到上面,疼痛并不是没办法忍受,却是连绵不绝,让人无法忽视的。

    “你看我提的建议了没?”方嘉开口道,“觉得可行吗?”

    “看了。”顾渊说。他觉得对于下面管件的更改,方嘉提出来的建议很有想法,但是是否可行还得通过测验,并且还是有些改进的空间。

    顾渊很快把自己的想法和方嘉讨论了一下,并不需要说得太细,只是稍微点到,方嘉就能明白顾渊的意思。

    聊完之后,方嘉又问顾渊:“你下午走?”

    “对,已经定好了的。”顾渊没办法在这里逗留。“你还有多久完工?”

    方嘉想了想说:“大概一个多星期。”

    “回去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顾渊说。

    方嘉站起来,看着摄像头勾唇笑了下:“到时候看,说不准我到的时候你还要上课。”

    他穿着统一的工作服,平平无奇的衣服,偏偏在他一笑的时候给穿出了一种性感。

    顾渊已经在监控前待了够久的时间,有人过来找他,打着手势告诉他该走了。

    顾渊本想再说点什么,可好像一说话就多,他知道方嘉有他自己的生活,责任和担当,不需要别人的指手画脚。

    “我走了。你——”顾渊顿了片刻,到底还是想嘱咐一句,“注意安全。”

    这句话没有什么实际作用,却有意无意的表现了顾渊的担忧和关心。

    如果是别人口里说出来了,大约就是很平常的一句话。可是从顾渊口中,方嘉却感觉到了不一样,尤其是那片刻的停顿。

    顾渊并不想流露却又压抑不住地渴望去表达出来,含蓄中反而蕴含了深情。

    方嘉反复的在脑海里回想顾渊这句话,回想这两天两个人的相处。他像是触碰到了顾渊的内心,却又觉得是一团模糊的迷雾。

    万一,他想万一,顾渊对他也心动了,那要怎么样?

    方嘉凭着自己对于想要抓住心底那点美好的本能追了顾渊,他却没有真正去想过未来怎么样。

    顾渊曾问过他,方嘉这时候才明白,谈恋爱和结婚并不是感情的终点,是否想要拥有彼此的未来才是。

    林佑和他的女友找不到两个人的未来而分手。孟锐波为了感情和家庭放弃潜水。

    方嘉不想做林佑,可他也没有办法成为孟锐波,他只能在两者之间找个平衡点,顾渊愿意吗?

    -

    方嘉回来的时候距离上次在水下见到顾渊已经过了十天,期间两个人的联系渐渐少了下来。

    方嘉很迷茫,他没有打电话告诉顾渊他回来的消息,接方浩洋出来玩了一天,就被沈星宇和王乐叫出来给他接风。

    每次聚会他们都能找个理由,方嘉待着只会胡思乱想,便答应了下来。

    地点没什么新意,依旧去的夜色。选这样的地方,大约就真的是因为寂寞吧?反正方嘉从来不是去找什么刺激。

    “你可回来了。”王乐花蝴蝶一样扑过来,方嘉闪了闪,坐在了沈星宇旁边。

    王乐已经习惯了方嘉这样,他跟着坐到方嘉旁边,给他们两个人录了个小视频发到了群里。

    “你真的要去参加潜水比赛?”沈星宇和方嘉没有什么寒暄的必要,开口就问。

    方嘉随手拿了一块水果搁嘴里,半晌才说:“你怎么知道了?”

    “赵海发朋友圈了,特意提了你会报名。”沈星宇说,“嘉嘉,没必要参加,现在不是以前,为了奖金用得上豁出命去吗?”

    有人是追求刺激,有人是追求荣誉,有人是纯粹为了好玩,方嘉绝对不是这其中之一。

    “我想参加。”方嘉直视着沈星宇的眼睛,笑了起来,“倒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说不准一不留神我又赢了呢?”

    沈星宇急了:“你当是去闹着玩的?你想想方浩洋。嘉嘉,我们俩这么多年朋友我才劝你……”

    “那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去。”方嘉说,“我心里有数。”

    沈星宇张张口,一时间不知道再说什么。他忽然就想起高二那年,方嘉的姐姐得了重病,他们凑了所有的积蓄也只有几千块。

    方嘉去他妈家里要钱,他当时就站在楼下,方嘉从楼上下来时脸上那种绝望的表情,他到现在都能记得。

    后来不知道方嘉怎么要出十万块来,可也只是杯水车薪,没支撑多久就花光了。

    缺钱的时候真的是什么办法都去想,就差去刑法里面找了。最后方嘉爸爸的一个朋友给指了条路——参加极限潜水比赛。

    比赛并不正规,不过倒是有个初步的筛选。开始的时候他们也很兴奋,仿佛就能看到曙光在眼前一样。

    没多久,比赛的过程中出了事故。沈星宇跑过去看,人被抬上来时已经不行了,他当时就吓傻了,可比赛竟然还会继续。

    现在回想起来,参加极限比赛的人都是一群疯子,生命似乎不如那一瞬间的刺激来得重要。

    沈星宇甚至到现在都有心理阴影,他抬头去看方嘉,方嘉不是这样的人,可是他需要钱,他总害怕有一天意外来了,什么也给方浩洋留不下。

    “你如果一定要去的话。”沈星宇说,“我陪着你去。”

    方嘉笑了下:“别去,到时候丧着个脸怪吓人的,老赵又该说你胆小。”

    王乐一边在群里热聊,一边抽空插了句话:“人活着不就是做喜欢的事嘛?我支持嘉嘉去,憋屈的活着,就算活得长也没什么意思。”

    他只听了个大概,完全没了解两个人在讲什么,其实说的都是自己的心思,活就要肆意。

    沈星宇转头看了王乐一眼说:“你可快乐点吧,别又跟丁恺飞搅到一起。”

    “我们俩现在就是纯到不能再纯的肉.体关系,快乐着呢。”王乐满不在乎的说,“他今天生日,你看我搭理他了吗?”

    “什么时候的事?”方嘉问。

    王乐说:“从你家走那次,我打电话骂他。”

    “骂着骂着就到床上去了。”沈星宇鄙视的说,“真的绝了你们俩。”

    王乐笑得前仰后合,没心没肺的样子,心里到底怎么想得,倒是在脸上没显露出来。

    -

    丁恺飞生日,包了个雅间请朋友吃饭。顾渊难得到场一次,人却有点心不在焉,吃个饭的时间看了几次手机。

    已经十天了,还没方嘉回来的消息。他已经发了好几条信息给方嘉问他什么时候回了,都像是石沉大海。就算是信号不好,方嘉应该也能收到一条才对。

    两天前他就问过那边的负责人,说是项目已经结束了。不过潜水员要减压才能上来,接下来要过至少24个小时才能坐飞机。

    顾渊给方嘉打了两次电话,不是不在服务区就是关机,他都有点嘲笑自己有点过于心急。

    “哎呦,恺飞,你那个小情人又开始作妖了。”朋友拿着手机乐起来,“刚发群里一个帅哥,看着两个人挺亲近啊。”

    丁恺飞知道王乐就故意想让他吃醋,他往朋友递过来的手机上看了一眼,说:“他朋友,方嘉,顾渊也认识。哪作妖了?他还不能和朋友一块玩了?”

    “你生日都不来?看来朋友比你还重要?去夜色看看去怎么样?”

    丁恺飞说:“别瞎闹,顾渊不爱去那地方,我跟王乐我们俩单独过生日,不爱跟你们一起。”

    顾渊锁上手机,脸上的神色有点冷:“去,这么有吸引力的地方怎么不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