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探索网

— 这是一个诡异的探索猎奇网站,为你报道全球各地奇奇怪怪的奇闻异事探索网。

手机访问: m.jssant.com

被老男人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_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2020-10-12 14:11:20 来源:www.jssant.com

     他没有立刻就走,仍然在问:“你考虑好了吗?”

    是想只做一个平面模特,还是全面发展,做一个真真正正,放在哪儿都是实力过硬的模特?

    这是叶胥自己的选择,取决于他今后能达到的高度。

    例子是什么呢?乔子翁这样,拥有超高的流量和粉丝基础,仅限于镜头底下。

 文学

    还是露露这样,没人时刻关注,但人尽皆知,拎出来就是备受人尊敬的国际名模?

    圈子不大,但能往外闯,自己扩大,名声不响,但能向外拼,自己造出势。

    叶胥想了想道:“我会。”

    季衍之挑眉:“你会?走一个我看看。”

    叶胥余光观察了下四周,他们现在身处于一个公共的空间里,后期正在包装已经完成的摄影,虽然大家都在忙着手上的活,但并不代表没人注意他们的动静和谈话。

    只是……公众的目光对于公众的人物来说,是家常便饭一样的事,他们早已经习惯旁人的注视。

    叶胥调整了一下,挺直腰板,走在一个相对宽阔的地方,他在季衍之面前稳扎稳打的提了几步,郑晓在一边看,其他人也是。

    简单几步落下,叶胥张望着季衍之,想听他的意见,他没有公开性的学习过台步,但是在华盈那些年他也没落下什么,只是没能得到施展的机会,一直荒废着而已。

    如今突然的几步,是有些僵硬的,不如常走的同行熟练自然,但步子却是稳的,这没个几年沉淀的功底也走不出来。

    季衍之摸着下巴,很意外,没想到这么稳,“功底是有的,但问题也很大。”

    他走了过来,摸了下叶胥的手臂,向上滑,“你不适合这个步伐,叶胥,你身体太柔了,通用的男模步阳刚气很重,适合乔子翁那一类模特的身材,你得另辟蹊径。”

    叶胥侧头问:“比如?”

    季衍之道:“你如果信得过我,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叶胥转过来,季衍之拿出手机道:“高磊。乔朗,周宁,谢雨桐,毛婧的指导老师,是个很资深的前辈,完全可以信任,你确定之后我会帮你联系。”

    方才被季衍之提名的那几位男女模,可都是知名度很高的超模,季衍之这个人在圈子里什么地位只看他的朋友都是什么咖位的即可,叶胥有些受宠若惊。

    “还有,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我不管你的助理能力有多强,但有些活儿她就是做不了的,你们想两个人经营是痴人说梦,现在你热度刚起来,如果和刘砺锋这次定下来你会打开新的局面,我也会继续给你提供资源,所以,你必须有个稳定的公司去经营之后的一切。”

    叶胥若有所思。

    “这没什么吧,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有不少人要签你了?”

    他没说错,小米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这就是所谓分–身乏力的后果,他还是需要一定的公司来为他经营,一个人的能力太有限了,小米不可能一边跟刘砺锋谈,一边跟模特公司商量,没人有那么多耐心。

    这是个快节奏的时代,一切都以效率为主。

    “我知道了。”叶胥应了下来。

    “好好筛选,现在是你选别人,而不是别人来选你,”季衍之在他肩膀处低声:“我向你保证,从跟我合作那一刻开始,所有资源都会以被你选择的方式呈现,你大可尽情挑选你喜欢的。”

    叶胥侧头,他看见季衍之那抹相当奇怪的笑意。

    “我会把你送上顶峰,跟任何人都没关系。”

    这句话,叶胥也一直没明白什么意思,但是那种从内而外散发的自信和狂妄,叶胥却备感安慰。

    季衍之和他同一战线。

    这种有人撑腰似的退路感,简直不要太奢侈。

    叶胥回想着季衍之战友式的发言,心里一阵暖流。

    [天啊大美人,你什么时候可以走上荧屏啊!我好想看你演连续剧……]

    [跪舔盛世美颜!]

    [楼上,我们大美人是模特,不是演员……]

    [我不管,我老婆干什么我都支持。]

    [集资给大美人投资一部AV影片,我来做1。]

    [金主爸爸们都在干什么?快把美人弄脏啊!!]

    叶胥的公众账号在几天前就已经炸了。

    看着自己账号底下的轰炸,老婆?有些称呼,还真是让人没法抵抗。

    对于网络上可谓是“乌烟瘴气”的留言情况,叶胥也是不知道用什么情绪面对了,这就是他选择成为公众人物必须承受的事,他选择看的是顶上几条没有攻击性的,却自动屏蔽了那些言辞激烈的抨击,眼不见为净,他知道有人喜欢他,也知道有人在讨厌他,有人拥护,有人辱骂,但他自己的心定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纵使一千条评论之中,999条是赞赏,一句是辱骂,人都会去选择那一条攻击性的言辞来惩罚自己,使自己闷闷不乐,但凡你明白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人可以被所有人喜欢,你就不会如此的去钻牛角尖,你应该想一想,为不喜欢你的人而自寻烦恼,你蠢吗?他配吗?

    他放下手机,揣回了口袋里去,他不是逃避那些攻击,不看是他的选择,他只是觉得不配入眼,他不需要所有人喜欢他,也不需要所有人理解他,在负能量这一块儿,叶胥总能妥善的处理,他认得清自己,认得清别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有时候,他真希望,自己这样清楚的认知也可以在感情上起一点儿作用。

    他走出Masha,到附近的商场去买些生活用品,却没想到在这路上遇见了一个人,他很久没见的,从前的上司——高探。

    高探身边跟着一个女人,叶胥从来分不清高探身边的女人是谁,因为他们高总的身边女子从来不会重复,今天这个,明天就是别人,但这种你情我愿的别人私下的事,叶胥管不着,也不想管。

    这次是高探主动打了招呼,在车边站着没有离开,招手道:“啧,哪位大美人啊。”

    叶胥本来是想先开口的,但是看着高探在忙,没打算过去打扰,却不曾想被人先叫住了,他只好走过去,看了一眼高探身边的美女,礼貌道:“高总,好久不见。”

    “是很久不见了,最近火的我认不出。”高探玩笑道。

    叶胥僵硬的笑了笑,职业假笑,他道:“您来买东西?”

    高探松开了搂着女人的手,那女人往一边侧了一点儿,高探道:“小女人爱逛街,我陪着。”

    叶胥看看,那女人对他笑了下,在高探身边低声:“我上车里等你。”

    高探点了点头。

    “走吧,先陪你逛一圈,挺久不见的了。”高探指了指商场,叶胥这种淡漠的人,在经历了百星的遭遇之后,突然对高探这种玩世不恭,却对下属不错的上司有了种亲近感,说起来,这三年也不是白待的。

    对华盈的情,一时半会的还消散不了。

    人总是对于第一次工作的地方,第一个认识的朋友,第一次尝试的事情,有着特别的情感。

    虽然他们最终都会消散,虽然最终都会有新的东西来取代他们,可某个记忆的小匣子里,总给他们留了些地方。

    “要买些什么?”他们上了三楼,并肩走着。

    “一些生活用品而已。”叶胥回答他。

    高探笑道:“不是吧?这么红了,家里连保姆都没有?”

    何止是没有打扫卫生洗衣做饭的阿姨,他连出门的工具和方式都一样,凡事亲力亲为,生活完全不像个正红的艺人。

    “没请,”叶胥说:“还没到那个地步。”

    高探听闻笑了声:“不是没到,是你没用,我见过多少个小红就开始提升生活品质的艺人了,车房保姆能备的都备了,你是个奇迹。”

    有那个能力了谁会不愿意活的好一些?高探说的也没什么问题,叶胥听着。

    “离开华盈后发展不错,Masha都来了,沈岐对你还真是用心。”突然提到沈岐,叶胥一点准备都没有,他微微一怔,惊诧的望着高探。

    高探被他的目光弄的好笑:“怎么了?还没成呢?”

    叶胥道:“您……怎么知道?”

    高探怎么能知道他跟沈岐……

    这事就没几个人知道啊。

    叶胥想不通,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多久了?

    “沈岐没说?”高探不以为意:“多久的事了。”

    他还真有耐心,比高探想的都耐心不小。

    “所以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他喜欢你?”

    “知道。”叶胥腼腆的应。

    高探道:“想你也不能不知道,事没多大,他不就把你从我手底下挖走了吗?”

    叶胥稀里糊涂:“什么意思?”

    他离职还跟沈岐有关?

    “是啊,他干的,”高探诉苦,他本就重视叶胥,把人给开了这事又不是自己的本意,这会儿高总也想为自己正个名了,“这事终于能说开了,别记恨我,你去百星不是我的所愿,实在是你沈总蛮横不讲理……”

    高探顿了顿:“他斥重金入股百星,就是为了把你签到手底下,说是要捧你,我也是没办法,沈岐都做到这份上了,我不能不给面子,所以才有你后来去了百星的事,不过看起来他挺有手段的,竟然能说服你出圈,怎么样,红了的感觉如何?”

    叶胥关注点不在这儿,高探说什么?沈岐斥重金进百星是……仅仅是因为签他?捧他?

    “他不是百星的持股人吗?他不是和百星……有利益牵扯吗?”

    “嗯,是,不过他对这个行业不感兴趣,是为了追你才下血本的,”高探啧道:“他对新兴科技来劲,手底下的产业都是些技术活儿,时尚圈没听他入过,这应该是第一次,有资本啊,魄力不是一点点,说进就进了。”

    入股有那么容易吗?沈岐拨了多少家底进去才拥有在百星同CEO一般说一不二的权利?这是一场游戏吗?随随便便就可以耍了?也许拨进去的那些资金对沈岐来说只是冰山一角,可这不是叶胥理所应当的理由。

    沈岐……是个败家子吧。

    叶胥简直无法直视他了,有钱人都这么玩的?投进去这么多东西不让他知道?是不稀罕拿这个邀功还是觉得这些都无所谓?沈岐比他想象的傻了太多。

    叶胥一直都知道沈岐为了自己做了很多,但没想到背后还有一层,他干嘛不说啊?就算……就算是为了自己鸣不平也好,总要说一下啊,不然他怎么知道沈岐在追他的路上赔了多少进去?

    叶胥感觉头都开始疼了。

    他一想到那天这么冷的跟沈岐说话,一想到沈岐那失望至极的语气,他都……不想原谅自己。

    没逛多久,叶胥就和高探散了,他什么东西也没买,空着手进,空着手出。

    他联系了小米,虽然知道她这会可能正忙,但也是没办法了。

    工作结下来的钱他打算存着,买一栋宽敞的房,再去把家里人接过来的,妹妹也一直吵着要来他这儿,只是这下怕是要推迟些了,他从这笔钱里抽出来一部分,去还一笔沈岐从未催过的债。

    入股的钱叶胥不可能还的上,说实话他只能感念沈岐这么下血本的追自己,可确实也是他自己要这么玩的,叶胥真不欠他什么,他只有特地去问沈岐借钱那一次,沈岐连他刷多少都没问过,现在那张卡还在叶胥手里,他这些日子忙忘了,一直没归还。

    他把自己账户上的钱转了进去,就这么给沈岐拨了电话。

    说实话他很紧张,怕听到沈岐的质疑和辱骂,他那天话说的太狠了,一点儿余地也不留,现在想想真没必要那样的,自己干嘛这么上头?甭管沈岐有没有未婚妻,他好好的跟人说清不行了吗?他们俩还没发生不可挽回的事,这笔情结清了就好了……

    可是更悲催的是,他连沈岐的电话都没打通。

    他连听到沈岐的质疑声都没机会。

    不是无人接听,也不是被拉黑,而是清楚明白的拒绝,沈岐挂断了。

    第一次,叶胥被一个人挂断电话而觉得心慌。

    这竟然是那么难受的滋味。

    他迫切的想听到他的声音,他却不假思索的拒绝了他的请求,感同身受吗?那天晚上,沈岐是不是……也像他这时候的心情一样?

    叶胥握着手机,很是自责。

    他已经……几天没看见沈岐了。

    他原来,已经这么习惯他的存在了。

    他适应了他的好,贪恋他的好,看不见时也会开始思念,被拒绝也会开始难受,感同身受果然只有放在了同样的情景里才会明白。

    就算是……了结,就算是你有未婚妻,就算是我们要断了……也好歹有个结清所有债务的机会吧。

    叶胥拿着卡,攥着手机,路边拦了车,他联系人,问沈岐的住所。

    这一趟主动之前,叶胥从未想过,他能碰见一个放纵不羁的沈岐,那样的沈岐他从未见过,鲜活的,热烈的,对他冷漠的,那么不稀罕他,不想看见他的沈岐。

    他对他的情好像全盘消失了,短短几天,他从他眼里就看不到了那份喜欢的影子。

    叶胥真不想承认,他这一趟到底是为了还钱,还是单纯……想见沈岐。

    叶胥更不愿意承认,他见沈岐那不稀罕他的样子,心里有多慌张,有多后悔。

    他这一趟不该来,他这一趟……又来的正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