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探索网

— 这是一个诡异的探索猎奇网站,为你报道全球各地奇奇怪怪的奇闻异事探索网。

手机访问: m.jssant.com

混蛋你说只做一次的_你哭一次我上你一次

2020-10-12 14:12:18 来源:www.jssant.com

    叶胥拆掉了身上繁琐的衣饰,簪子一拿,一头华美长发流泻而下,缠绕在脖颈里,他低着头有序的解开腰带,准备换衣服。

    腰部突然多出一双手,后背也被贴住,肩膀处有温热的呼吸,腰上的双手收紧了些,把叶胥整个人拥在怀里。

 

 文学

    叶胥侧眸,这个距离使他差点儿撞上沈岐的唇,他静静的看着他,沈岐却凑了上来,想要贴上他还没有很好消肿的唇,叶胥却偏开了脑袋。

    无赖的是,混蛋从不跟你讲道理。

    沈岐捏着他的下巴,把他偏开的脸扭了回来,然后对着他的唇轻轻咬了一下。

    叶胥眯了眯眼睛,很痛,他嘴巴现在受不了什么触碰。

    沈岐在这样眼对眼,鼻对鼻的近距离观察到叶胥眼里的冷漠,他好像在亲一个机器人似的,沈岐摸着他下巴,不爽的说:“什么眼神?”

    叶胥没说话,嫌弃的躲开了他的手。

    沈岐的手垂下去,叶胥离开他的怀抱,向前走了几步,然后把腰带抽掉,在沈岐眼皮底下脱掉了身上的服装,挂在衣架上,他着着一件贴身的长袖,拿回自己的衣服换了起来。

    沈岐不知道这突然的冷淡是什么意思,他走过去,隔着衣架问:“怎么了这是?”

    叶胥看也不看他,穿好衣服把头发拿出来,整理好,脸上还带着妆,化妆师把他化的有些女气,是很娇媚的状态,一股子阴柔风,落尽沈岐眼里倒都合他的心意。

    “带你去吃饭?”沈岐不追问了,谁知道女孩子家家的计较什么呢,这会的叶胥说他女孩子家家也没错,脸上尽是一副“自己不知道错哪儿了”的真理样子。

    叶胥没理他。

    他这不说话的劲儿沈岐就不开心了,走过去,把不想理会自己的叶胥猛的掰向自己,按在他身后的衣架上,差点儿这力气撞倒衣架,叶胥闷哼一声稳住脚步,抬头看着他。

    “我问你怎么了,会不会说话?”所谓热脸贴冷屁股,你骂他都行,但你不能不理他,沈岐是受不了这个。

    叶胥是故意冷落他,他不想理他,甚至以后都不想理,他现在看见沈岐这张脸都烦躁,原本整理好的心情被他三言两语又搞垮了。

    “我怎么了凭什么告诉你?”他开口就这么冲的一句,沈岐短暂的惊了一下,不知道一夜之间叶胥搞什么。

    被沈岐这视线盯得不舒服,叶胥推了他一下,从衣架前站直身体,就要走,沈岐抓住了他,叶胥不耐烦道:“你有意思吗?你就没别的事可干了?”

    这一声声质疑很是惹人恼火,沈岐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马上炸裂的脾气就上来了,一切源于叶胥出尔反尔,昨天动情的回应他,今天就这幅德行了?耍人?

    “没别的事可干了?对,我就是没事干,上赶着讨好你。”沈岐声音很低,听起来动了怒。

    叶胥知道自己这种阴阳怪气的态度很让人恼火,可是他还想留点自尊,问沈岐为什么要玩自己?何必那么贱呢?人家一个太子爷耍你要什么理由?

    他甩开手:“那就去忙自己的事,别来贴着我。”

    他话罢甩手就走,急匆匆是想逃离沈岐的视线以及有他所在的空间,厌烦藏也藏不住,加上他那语气,不让人炸是还能怎么?

    “你他妈给我站住!”沈岐暴喝了一声,前面叶胥停住了步子,沈岐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他还没问,沈岐就来质问他了?还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是不是太子爷就是这样我行我素,为所欲为的呀。

    叶胥没理,似乎想要故意惹怒沈岐,他提步而去,沈岐忍无可忍,迅速跑过来一把把叶胥推在了一侧的墙面上,撞的他捂着肩膀拿眼刀阴郁的剜着沈岐。

    “你他妈耍我?”沈岐迈向他,一步步的,叶胥松开手,沈岐端着他的下巴,被挑动起来火气直逼叶胥,“我在问你呢,你耍我?”

    到底是谁在不分青红皂白都不知道了。

    叶胥仰着头,看着此刻蕴含着熊熊烈火的沈岐,平静的说:“耍你又怎样?”

    他能耍,自己为什么不能啊?

    斗不斗得过立晟?他不屑的冷笑,被整死又怎样?叶胥从来自尊高于一切,面对父母也是一样,既然嫌弃他他就不回去好了,有什么?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现在对立晟这位太子爷也是一样。

    在他眼里,沈岐就跟那余梁一样混蛋,仗势欺人是吗?以为什么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觉得自己能一手遮天?还有人不拿人当人看?以为天底下都是傻子,任凭摆布吗?

    沈岐捏痛了叶胥的下巴。

    他从没见过叶胥眼里这种锋芒,似乎可以割伤人的锋芒,叶胥身上的特质是什么?对于他不喜欢的人总是格外的极端,被挑起底线之后总是一副跟人同归于尽的狠绝,完全不看对方的身份,天不怕地不怕的,有那么点迷人,在一向温柔的他身上,又有那么点恐怖。

    “你不是喜欢我吗?那我耍你你受着就是了。”叶胥这么平静的说出这句话。

    沈岐压近了些,不敢相信这是叶胥说的,他握着他的脸,掰向一边,唇压在他耳朵上,“你是不是找死啊。”

    叶胥冷哼一声,剑走偏锋:“你整死我就是。”

    本来不也是……想整死他的吗?

    如果他一直被蒙在鼓里,他会被媒体玩死还是钟家的人玩死?亦或者是小米说的那样,被沈斐元整死?

    看到了吗?这就是一口一句说喜欢他,却跟别的女人订婚了的沈岐的喜欢,那么廉价,那么侮辱人的喜欢,叶胥在想,如果他真答应沈岐的追求了,下一步是不是就会被沈岐通知做他地下情人了?

    他们这种关系,怎么公之于众?对于一个已经有了未婚妻的太子爷。

    讽刺。

    “你藏的很深啊,”沈岐笑了两声,贴着叶胥的脸,他笑的极其阴险,“叶胥,我是不是看错了啊,你原来挺有城府的?”

    叶胥就由着他给自己这么一个姿势,也好,不用对上他的脸,看见那玩弄人的快感。

    “怎么了?你是觉得利用完我就可以丢弃了?”

    “利用?没有,”叶胥转回头来,望着沈岐,“这些机会,不是你送给我的?是你自己甘愿的,我什么时候向你索要了?”

    怎么可能。

    这张脸,这个人,这个温柔到骨子里,对他的野蛮无从招架的叶胥,此刻竟然是这一副百毒不侵的面容,他脸上写着的不敢让沈岐相信,那是刺刀一样的无情。

    只是一夜而已,到底为什么?

    沈岐说服自己冷静下来,不要三言两语被激怒成这样,叶胥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如果是……就是他看错了。

    “昨天晚上出事了?怎么了叶胥?”他想一定有什么是自己没注意的,昨天叶胥没接他电话,是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

    “沈岐,别缠着我了。”叶胥低眸说。

    沈岐想让他抬眼,他想看他眼睛,执着的说:“看着我,否则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叶胥抬眸,败给他的无赖。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为什么要接?”

    “不要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昨天不是说好的吗?”

    “对了,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叶胥站直了,沈岐有着不详的预感,果不其然,只听叶胥道:“昨天说的话都作废,小孩子之间的过家家该结束了,沈岐,咱俩没什么关系,正式的通知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沈岐眉头拧在了一起,阴郁的说:“你说什么?”

    叶胥抬着头,那么骄傲的说:“我和他成了。”

    沈岐笑了两声,那么放肆的笑,回荡在更衣室里极其的凌厉,是个人都听得出来他这语气不对劲,藏着锋芒,沈岐搓了搓脖子,似乎在压抑什么,最后他抬头,舔了舔牙齿,薄唇一张一合,火–药味颇重的说:“你他妈再说一遍。”这消息对沈岐来说无疑是挑战他的底线,让他准备的理智都烟消云散。

    叶胥呢?他说出这句话是什么心态?他想要沈岐怎么做?他怎么不敢去看沈岐?又偏偏顶着一张无所谓的冷淡的面容。

    沈岐的手指深陷进去,按在叶胥的脸上,他恨不得宰了他,就现在,恨不能把这张脸撕烂了。

    敢信吗?就在昨天,他还在他怀里满含情意的望着他,羞赧的,润红的脸颊,迷乱的,被他调动起热情的双眸,连张开的双臂都在盛情的邀约他的继续,仅仅一夜之间,那样子像是幻梦,那感情像是流水,一闪而逝,什么都没剩下。

    他看他,像看一个腻歪的,被厌烦透顶的,那么讨厌的人。

    沈岐突然笑了。

    他僵硬的扯着唇,不知道在认可什么,机械的点着头,揉了揉叶胥的脸,唇压在他的耳朵前,低沉的讽刺:“你可以。”

    够厉害的,够让人心死的,入戏和杀青的反应倒像他的专业能力那样强悍,真是不服不行啊。

    “真是可以啊,叶胥。”沈岐拿手背拍了拍他的脸,那是他这小半生觉得最无力的事了,心脏的位置有着强烈的绞痛的滋味,似乎连跳动的频率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出来,沈岐什么话也不说了,喉咙被堵住了,不仅说不出什么来,还有种上不来气,逐渐窒息的压抑感。

    全崩塌了。

    就连周遭的环境他都好像看不清了,他摸着这个人,发现皮肤都是凉的,是自己的手指没有温度了吗?还是这个人太冷了?冷的叫沈岐记不得他原本似水的模样。

    叶胥,叶胥,叶胥……

    他眼前全是这个名字,脑海里回荡的都是这个名字,他怎么把它们拨离出来?怎么让它们不那么讨厌的在脑子里徘徊?能不能放过他,放过他吧……

    沈岐垂下手,失力的站着,他眼睛不聚焦,晃着神,指尖全是冰凉,衣服束缚的太紧,喉咙似乎被勒住了,他拽了拽领带,扶着更衣室的墙,一步步往房门摸去。

    一室的阴冷,低气压压迫的人不敢大口呼吸,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全部消失,耳畔边萦绕的低语却如此清晰,送进叶胥的思绪里,叫他靠着墙,按了下心口的位置。

    很怪吗?因为这里不舒服。

    很难受,不是疼痛,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就是让人有些站不住脚,积极的情绪迟迟上不来。

    忽然一阵小动静打破了室内的寂静。

    帘子撩动,走出一个带牌的工作人员,叶胥空洞的望着他,那人十分歉意的说:“对,对不起……我在这休息……真不是故意偷听的……”

    工作人员鞠了一躬,连连的说:“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我刚刚睡着了,然后听你们……我也不太好意思出声打扰……”

    叶胥闭上了眼睛,那是疲倦的面容。

    工作人员闭上了嘴,嘱咐他休息,自己则逃似的出了更衣室。

    言犹在耳的不是工作人员和其他的动静声,只有一句“你可以。”

    那么讽刺的一声你可以。

    最不想叫沈岐误会的自己,是怎么舍得对他这么狠心的?你将在他的印象里倒塌,你所有想留住的感情和模样,都将以别的方式呈现。

    虽没有看到沈岐的双眼,也会想得出那是怎样的失望吧。

    叶胥,你好贱。

    你明知道,他有未婚妻,你却还说服不了自己对他动心,你明知道话已经说出口了,你又格外的想重来,想收回,想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你知道他在耍你,却还是想装作无知,继续和他暧昧不清,你缺爱吗?你贱成这样。

    底线,底线,原来在有些人面前,那些底线和原则根本站不住脚,你只想冲动的抱住他,安慰他别难过,跟他说自己愿意和你在一起,不管是做情人也好,床伴也罢,公不公开的都无所谓,就是想和你在一起,那么喜欢你,臣服于你。

    他从没想过,自己对沈岐的感情会深刻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果不是这一场意外,他都从来认不清自己的心,只有听到沈岐的哽咽时,他脑子里所有原则都不想要了,他想冲动的抱住他,揉一下他失望至极的眼睛,吻一吻他的唇,跟他说:“我都在骗你,沈岐,我很喜欢你。”

    可是,他控制住了。

    松开手,他的指甲割伤了皮肉,紧绷的弦也一瞬间断裂,叶胥重重的喘气,靠着墙面滑下来,抱住了自己的头,深埋进臂弯里,再也不想见任何人。

    他其实,早已认清自己,在静水给他发来消息时,他满心期待的是沈岐,在静水让他逐渐变得麻木时,沈岐热烈的攻势才调得动他的情绪。

    他简直爱死了沈岐那无赖的样子,很奇怪是吗?他也不能明白,他是和静水一样温柔沉稳的人,他应该和静水一样喜欢按部就班的感情,他应该喜欢的是细水长流,而不是烈火一般烧灼的滚烫的情。

    不是……

    –

    这是一栋治安很好,房客素质很高的小区。

    装修的条件绝对过关,邻里邻外都是正经的上班族,比之前纪泽阳住的地方好了太多。

    他在客厅里环顾着四周,屋子里堆了很多东西还没来得及收拾,沈厌在拆一张椅子,他身形高挑,蹲下时很有型男风范,仅仅是拆装一张椅子也像拍大片的时尚感,不仅是扑面的青春味,还有浓浓的雄性荷尔蒙味。

    纪泽阳看着他,距离上次吵架已经过去很久了,说实话沈厌待他不错,那次是自己的问题,可他也是无能为力,好在现在没事了,沈厌不仅帮他找了新住处,让他和妈妈有更好的生活环境,凡事还会亲力亲为,他想自己是有点儿问题,和沈厌老老实实的过一辈子似乎也不错……

    虽然他圈里那些人有些让纪泽阳扛不住,可此刻看着这样认真的沈厌,他也有点动情。

    “我来帮你吧。”他走过去,蹲下来,在沈厌旁边娇小的一个。

    “帮我?”沈厌笑了声,站起来,把椅子一摆,“已经好了。”

    纪泽阳看着这把新椅子,又抬头看看沈厌,沈厌坐了上去,想要休息一会儿,搬这趟家很麻烦,折腾一天了,他伸出手,纪泽阳搭过去,正面坐进他的怀里。

    “累不累?”纪泽阳脸颊发红的说,羞涩的看着沈厌,细胳膊细腿的在沈厌怀里很像小女孩。

    羞怯的样子更像了。

    “还好,”沈厌靠着这把椅子,说道:“一会我去接阿姨。”

    “不用这么着急的……”纪泽阳望了望门口,“现在……就我们两个人。”

    沈厌没明白他什么意思,但看到纪泽阳时不时打量他的目光,他青春躁动的心便明白了什么。

    他们俩从没越过界。

    除了基础的接吻之外……

    “你想干什么?”沈厌不怀好意的问,抬起纪泽阳的下巴,不让他逃避视线,眼眸深了起来,满含深意的叫了声:“泽阳。”

    纪泽阳微微偏开头,却被沈厌给掰了回来。

    细皮嫩肉的触感,浓重的荷尔蒙味,冲撞叠加的越演越烈的躁动,室内蒙上了一层深层暧昧。

    “可以?”沈厌问他。

    纪泽阳犹豫之后,点了点头,那一下是打开了所有冤孽的开关,孽缘像洪水猛兽冲流出来,谁也不曾想到,最亲密的事,变成记忆里最痛,最血腥,最荒唐的结。

    沈厌抱住他的双腿,猛的从椅子上站起身,二人转进新居的卧室,沈厌把人抵在了门上,激吻是开闸的洪流,冲散两人的理智,纪泽阳环着沈厌的劲腰,很快就无法抵挡的他大口的喘气,他缓缓坠下去,一路滑下,在短暂的休息之中,他抬眸望着沈厌,沈厌则撑着房门视线火热的锁着他。

    纪泽阳握住沈厌的皮带,快速又紧张的替他解开,在这场风雨到来之前,他把沈厌提前带入了云端……

    因为在兴头之上,沈厌没有去深想,也没有去意外,第一次做这种事的人,怎么可以这么熟练。

    ……

    他把纪泽阳提起来,剥掉他的衣衫,在这所新居,在只有二人的空间里,他们荒唐,冲动,燥热的,做尽了情人之间最亲密的事。

    –

    “砰”的一声,一人被–干翻在地。

    围栏边的人轻声惊呼,沈岐戴着拳击手套,目光阴冷的俯视面前倒下的男人,他走过去,兴致不高的说:“站起来。”

    “沈岐,”下边的老板叫了一声,抬抬手道:“过了。”

    老板指挥着人,把倒下的男人架了出去。

    他跳上台,拍了拍沈岐的肩膀,沈岐没兴致的剥掉手套砸在了一边,阴沉气颇重的离开了擂台。

    老板下去,紧随在后,拿过一边的西装外套,披在了沈岐肩上,再次拍了拍他道:“咱不管什么仇,什么怨,不放隔夜的,影响自个的睡眠。”

    如果能睡着当然更好,沈岐可不,他现在兴奋的要命,就跟别人说的似的,他没事可干了。

    还能整点什么呢?整点来劲的?不然是不是对不起这样的质疑啊。

    仇?怨?配不上他此刻的情绪。

    他走了出去,没听老板朋友的劝告,目标性极强的拨出一个电话。

    “黄胜,馆子还开吗?”

    “这会儿?开着呢。”

    “乌丛山有人跑吗?”

    黄胜看了眼手机:“向秋前两天来跑了,怎么?”

    “不欢迎我?”

    “你开玩笑呢沈岐?别告诉我这会儿你要跑。”乌丛山极其危险,黄胜的馆子以刺激出名,是野蛮的盛地,是酷爱玩命的冒险家喜欢挑战的极限运动的宝地。

    沈岐已经发车开向了乌丛山,黑沉的双眼是强烈兴味:“你说,晚上的乌丛山,会不会比白天美多了啊。”

    沈岐不爱飙车,但玩起来不要命,向秋一个拥有专业赛车手执照的男人都不敢去跟沈岐拼,他曾挑衅过沈岐玩这场极限运动,惹怒他的下场就是和他一起坠入这场游戏深渊,沈岐是个极好强的人,胜负欲重,在他眼里没有会不会,只有敢不敢。

    他没有输过,今天第一次,他想,摆脱一个人的疯狂思念就是调动全身的情绪投入另一个游戏里去,这样的游戏必须足够野蛮,足够热烈,足够让人不敢三心二意,足够让人知道,命比情值钱。

    乌丛山险象环生,不是没有先例的死亡事件,面对这样的生命挑战,沈岐你还敢一心二用?

    我们就赌一场吧,看是对你的情重,还是我自己的命重,就算是自欺欺人,我也不想在今天,想起你。

    放过我一天吧,叶胥,今天不想喜欢你,格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