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探索网

— 这是一个诡异的探索猎奇网站,为你报道全球各地奇奇怪怪的奇闻异事探索网。

手机访问: m.jssant.com

狼性总裁喂不饱免费阅读:行长将她双腿分得更开

2020-10-12 14:13:12 来源:www.jssant.com

  “是吗?我不信,”沈岐说:“别仗着我喝醉了蒙骗我,多少进去了点吧?嗯?”

    “你别胡说!”叶胥真快被逼疯了,沈岐怎么翻脸这么快?一会惆怅一会莫名的兴奋劲,他说什么了?难道不是一字一句都在拒绝他吗?沈岐到底想的都是什么?

 

 文学

    “你难道不是让我来吗?我听错了?”

    好啊,这他倒记得,叶胥羞愤道:“我还让你别纠缠我了,你怎么不记得?”

    “我干嘛记住让我不开心的话?”沈岐理直气壮。

    “那我现在让你别纠缠我,快点放开我……”

    “这又没人。”

    “不是因为这个!”叶胥气急,“沈岐,你不要胡来了!”

    “不喊我沈总了?翻脸好快啊,是不是仗着我喜欢你啊。”沈岐调侃不停,他这癖好没法说,他就喜欢看叶胥急躁。

    “你怎么这样……”叶胥猛的推了他一下,没推开,都快被逼哭了,“都已经说开了。”

    “谁跟你说开了,谈判的结果难道不是你喜欢你的,我喜欢我的?”沈岐扣紧了他,“贼心不死是吧?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好,那我就掘地三尺把这个静水找出来。”

    “你要干嘛?”

    “人肉他。”沈岐堂而皇之的说。

    “你疯了!”叶胥警告道:“犯法的……”

    “不是为了你吗?叶胥,说好了啊,我把这个静水带到你面前,等你彻底心死了你就得跟了我,你听到没有?”他抓着叶胥的手腕,强硬的说。

    荒山野岭的,沈岐威逼利诱就有用了,怪不得莫名其妙的要飙车,把他带这种地方来。

    “万一我还是喜欢他呢?万一我们俩成了呢?”叶胥气他,但说的确实有可能。

    “成了?”沈岐恶劣的道:“那我就把你们搞黄。”

    “你……”无耻,该怎么沟通下去?叶胥推了他一下,“放开我。”

    沈岐放开了他,只是没放开他的手,他仍旧抓着叶胥的手腕,一遍遍的逼迫,“你听到没有?”

    不公平的提议,左右都是他摊了好,还让人同意,叶胥不想跟他在这鬼地方闲扯,沈岐一点儿道理也不讲,活生生一个流氓地痞,叶胥假意认输,不逞口舌之快,“听到了。”

    沈岐满意的松开了手。

    又亲了,又抱了,又拿到了想要的答案,沈总还能有什么不满?洋洋得意的站在一边,叶胥揉着手腕,真想给他一拳。

    转身离开吊桥,叶胥往回走。

    真是拿无耻的人没办法,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去,沈岐想一出是一出的太危险了,阴晴不定的,还是先回去比较安全。

    叶胥这么想着,回头看了眼吊桥上的人,沈岐心满意足的站在原地,与回过头的叶胥对视,叶胥不知道他在干嘛,道:“走啊。”

    沈岐明知故问:“去哪儿?”

    叶胥转回身:“回去啊。”

    沈岐伸了伸懒腰,装腔作势:“刚来没一会儿,美景怎能辜负?你要回去自己回去。”

    这又怎么了?他都这么顺着他了他还耍流氓?荒山野岭的,叶胥自己怎么回去?

    “你别玩了,”叶胥蹙眉道:“天已经不早了。”

    沈岐往反方向走,没理会叶胥的提醒,“我就在这睡了。”

    沈岐马上就走过这所吊桥,到叶胥的对岸去了,叶胥真是拿他没办法,跟过来,攥住他的手腕,气愤的说:“我都答应你了你还要怎样?”

    沈岐谋算道,不经意提起似的:“要不你亲我一下吧?”

    叶胥松开了手,想到了刚才那个吻,脸又开始发烫。

    “那就无能为力了。”沈岐转身就走。

    叶胥没管他,才不会顺应这么无理的要求,他摸出手机,想给小米打个电话,竟然没信号?!

    “沈岐,”叶胥被迫叫住他,犹犹豫豫的,可是又说服不了自己,最后脱口而出道:“你能别这么幼稚吗?”

    等了这么久等来这一句,沈总不满意,抬步继续前行。

    叶胥几步跟上来,在他身侧道:“走吧好不好?我明天有工作,今天已经耽误大家了,我真的不能再出格了。”

    “我会帮你跟季衍之解释的。”沈岐无所谓的说。

    知道季衍之是你好朋友,你好朋友不记恨你不代表能原谅我,叶胥想,他不愿这么做,“还有别人,不止是季衍之的……”

    沈岐操着裤口袋,满脸的轻松惬意,他看着叶胥,又道:“你那么享受跟我接吻,我让你吻我是委屈你?”

    叶胥觉得他不可理喻,“我还没有见到静水,而且跟你也没有定下来,我怎么能随便亲你?”

    “那都做了怎么说?”

    “没有!”叶胥一听他提这个就受不了,“总之就是没有……”

    沈岐打量着他的腰身,半晌提出一个顽劣的建议,“是吗?怎么证明?”

    叶胥看着他,那眼神就是“你觉得还要证明吗”的鄙视。

    沈岐笑了声,把他重新揽进了怀里,顺着他腰身看,“要不,我检查检查吧?”

    他就要动手,吓得叶胥反应迅速的截住他,沈岐的手悬着,被叶胥抓着,什么也没碰着,叶胥往后撤了几步,羞红脸的说:“不用检查……就是没有,我们,昨天……”

    沈岐等他说,他不是不知道到底做没做,他就是想听具体的过程,第一次没那么容易,说做就做了,而且如果真做了,叶胥也不可能对他有这副好脸色。

    “没有做完……”叶胥都想找地洞钻进去了。

    “没做完是什么意思?”沈岐穷追不舍。

    “就是……没做到最后一步,”叶胥转向了一边,“你别问了,总之没有。”

    沈岐看他这副小娇羞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撩撩他,想动动手,沈岐靠近了些,在叶胥背后低语,“是不是……没那么容易进去啊?”

    如果情绪能着火的话,他现在已经化为灰烬了。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沈岐说话大言不惭,他盯着叶胥烧红的耳根,真没法想象那一天要是真到了,他得羞成什么样?

    沈总那点恶趣味又得到了满足。

    “快走吧。”叶胥转回身就要离开。

    “你还没叫我呢。”沈岐在他后面提醒。

    叶胥不解的看着他,“叫什么?”

    “老公啊,”沈岐张口就来,“叫吧,不好意思亲就喊,喊一下不会掉块肉,也没别人听见,尤其你的好心上人。”

    沈岐转过身,坦荡荡的面对叶胥,对方无语道:“你怎么喜欢这种事情……”

    “因为我没什么出息,只想占你点便宜没别的大志向了,”沈岐揶揄道:“喊不喊?”

    怎么喊出口?叶胥只能用缓兵之计哄着他,天色不早了,想着明天的工作安排,他还是先顺从一点儿,“先回去,到车上再喊。”

    沈岐走了过去,心情畅快的点了点叶胥的脑袋,绝对不轻易放过的姿态,“那就回车里喊,走。”

    他做事完全随心,叶胥发誓,以后一定不跟沈岐单独出来了,不,说不定都没有以后了……

    太混了。

    他摸了摸被敲的后脑勺,跟了过去。

    长腿的优势使他们很快抵达山顶,野道上没人,昏暗的云层压了下来,天空暗了不少,远处停着一辆车,正是他们那辆,醒目的留在那儿,沈岐已经站在车门前等候,叶胥停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上前去了。

    “会开车吗?”沈岐坐进去后,来了这么明知故问的一句。

    叶胥系着安全带,对接下来的事感到心慌,心不在焉的:“不会。”

    “很好,你这下还非喊不可了呢。”沈岐插上车钥匙,执行下一步蓄谋已久的指令,“来吧,媳妇儿。”

    “别乱叫……”

    “我乱叫了吗?除非你要反悔,”沈岐看着他,叶胥局促不安,他宽慰道:“这没什么吧,我弟弟喊你嫂子喊的那么顺口,你叫我声老公不是大事吧?”

    怎么不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喊老公?很怪好吗!

    沈岐明知道这事多么不可行,多么羞耻,还偏偏用这样的事要求他,完了一副劝人从善的样子,如果诅咒有用的话,沈岐现在一定粉身碎骨了。

    叶胥眨眨眼,还在做心理准备,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子有多诱人,睫毛轻颤,脸蛋干净,嘴唇红润,长发披散到前面,凌乱而媚人,一点点撩拨着驾驶位对他心思不纯爱慕着他的先生。

    “老公……”那一声特别小,小到几乎听不清,带着可耻的颤音,一道风过,什么都没留下,连带这一声都像幻觉一般。

    “大点声,我没听清。”沈岐几乎着魔的盯着他,叶胥只要抬眼就能发现,沈岐眼里藏不住的烈性。

    可是这一声让人抬不起头,叶胥躲开些,看向一边,缓冲了一会儿,双手握成拳头,想着不会掉一块肉,不会掉,没必要,没必要的叶胥,只是说句话一样简单,他疯狂暗示自己,以至于那一声喊起来十分的被迫,却如此动听。

    “老,老公……”

    这一声刚刚落地,那边就有人迫不及待,沈岐抓住他的下巴,把叶胥猛一下磕在了座椅后背上,倾身过去攻击他的唇,撕咬,占有,无比激烈。

    短短的时间里,叶胥的唇便肿了。

    他不知所措的望着沈岐近在咫尺,几乎贴在自己脸上的俊颜,心中潮起潮落,“你,你干嘛……”

    扑闪的睫毛打在沈岐的脸上,一下下挠着人心,沈岐呼吸粗重,锁定他的唇,荷尔蒙味充斥着整个车厢,“回应你。”

    对于那样动听的呼唤,不做–爱都不是好的回应。

    疯狂压制自己的沈岐,手臂都在颤抖,叶胥被他锁的疼,想动弹,惹到了这条蓄势待发的狼,沈岐重重的按了下他的肩膀,把他重新扣在座椅上,叶胥吃痛闷哼一声,沈岐不说话,却是对着他的唇,又一次压了上去。

    他们不是恋人,却做尽了恋人才能做的事。

    他们不是朋友,因为正做着朋友不能做的事。

    他们约法三章却抵不住最本能的欲望和冲动,不管是逼迫还是被逼迫的一方,他们都享受彼此的接近。

    他们否认不了,他们渴望对方。

    沈岐是,叶胥更是。

    “我不能接受你心里住着一个和爱人同等地位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超越他,让自己变成你心里分量最重的人,”沈岐手磨着他的唇,脸贴着脸,他的深沉投射在叶胥的瞳孔里,温柔的抚摸他的脸,抬着他的下巴,警告道:“叶胥,你最好祈祷自己别喜欢上我,否则,我一定让你半步都离不开我。”

    叶胥轻喘着气,无辜的看着他。

    沈岐笑着,手掌划过他的脸,补充道:“身和心,双重意义上的离不开。”

    叶胥眨动了下眼睫,刮着沈岐的脸颊,眼睛似阳光普照下波光粼粼的海面,动人的撩拨着沈岐的心弦,迫使他又一次吻上去。

    他就一点点沦陷给沈岐的攻势里,理智上,他该拒绝,可是本能上,他推不开,反而想要轻轻的环住,回应他热烈的情感。

    不知从何时起,叶胥已方寸大乱。 晚上回来的时候,叶胥又是那一副被侵犯似的样子,小米都觉得神了,她都怀疑这几天叶胥干什么去了,小米不打算就此放过,瞪着叶胥,眼睛毒道:“站住。”

    叶胥一顿,转过头来,他那红透的耳朵和醉酒似的脸颊十分的可疑,这还不算什么,小米蹙眉道:“你嘴巴怎么了?”

    叶胥本能的摸了下唇,有点吃痛:“怎,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小米噌地站起来,快步走到叶胥跟前,捧着他的脸,仰着头道:“肿了?叶胥,你跟谁……”

    “没有的事。”叶胥打掉她的手,转向了一边。

    “还瞒我?”小米再次走进他视线里,盯着他脸上的红润,“我们是不是朋友?”

    仅仅是经纪人吗?这么多年连朋友都算不上吗?

    在小米犀利的逼问下,叶胥想藏都藏不住了,他垂下手,神情不安,脸上是化不开的慌乱,这样的他落尽小米眼里都像是白纸黑字写着一样的清楚,这还能没心事?

    可小米不知道的是,这都不算心事了,这是叶胥私密的事,犹犹豫豫还没想好怎么开口解释的事。

    虽然他知道小米懂得多,可能不会太怎么样,但这事……他还是膈应。

    “不能说?”小米眼神锐利的在他身上瞟,“你都从来没瞒过我什么,是不是华盈我没跟你走你生我气了?”

    “当然不是,”叶胥匆忙的解释,任小米怎么揣测,也不能让她认定这样的误会,对他来说小米太重要了,他急道:“不是因为这个,别这么想,跟你没关系的。”

    “那是什么啊?”小米环起了手,蹙着眉头,盯着叶胥发肿的唇,“哪个小妖精干的?”

    小妖精?一米八几的小妖精吗?要真是个女孩子就好了,他就不用这么纠结该怎么开口了。

    小米八卦之心熊熊燃烧,眼一眯,眉一挑,这事情就在她心里成明镜儿了,“该不会……是个男人吧?”

    叶胥触电似的转头看着她。

    这样的举动无疑是自爆,小米唇一扬,手一拍,那声音就像是要去点燃炸弹的火线,让叶胥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小米猛拍着沙发,笑的放肆张扬,没有一点儿形象,可称之为狂妄的笑声:“叶胥!叶胥啊!你,你……哈哈哈……”

    叶胥警惕的看着她,等她的后话,耳朵都红透了,好在藏在长发底下,没被发现。

    小米笑的前仰后合,在接着开口的间隙里忍不住再补充了几声大笑,最后指着叶胥道:“你太有出息了。”

    叶胥像是看一个神经病。

    小米走过来,搂住了叶胥的肩,叶胥被她笑的很不舒服,小米道:“快告诉我,什么人?什么地位?长什么样?圈里的圈外的?”

    查户口查到他这儿了,不过他懂小米,一是纯属八卦,二是为了帮他,让小米知道沈岐和他的那点勾缠还得了?她会不择手段的去从对方身上为自己争取利益,叶胥本来欠着沈岐的情,再也不想给他添麻烦了,他含糊其辞的说:“你不认识……”

    说完他就要走,小米在后面道:“害什么羞啊,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叶胥,劝你趁早交代了,别让我自己逮住啊。”

    “你很无聊。”叶胥在自己房间门口换着鞋子,回头堵了小米一句。

    小米趴在沙发上,不老实的小腿磕来磕去,眼睛里流露出一种诡异的好奇,“说真的,这有什么啊,以前又不是没有过。”

    叶胥回头看她一眼,不想跟她说这个,抬步进门去了。

    以前确实有,不过都被小米挡掉了,叶胥都没真正接触过,也觉得假,总侥幸的认为都是小米在胡诌,从余梁之后他才确信,还真有男人会缠上自己,说说还是好的,像沈岐这种都对他……那样了,他还能觉得是假的吗?

    小米坐在沙发上开开心心的上着网,去查东西,总得知道她的小叶子今天去哪儿了,跟谁在一起,他不说,她就自己动手来嘛,多大点事。

    关上门完全不知道外面的小米在干什么的叶胥还在自我欣赏。

    他站在镜子前,脸蛋红扑扑的,双眼水雾朦胧,头发有些微凌乱,披散着耷在胸前,他看着自己那发红的,让小米一眼发现不同的肿了的唇,自己都觉得羞耻难当。

    沈岐总是这么混,都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做这种事,尤其想起以前沈岐骗他说有妻子,以及说要听他的话这种言辞,他当时不懂,现在想来只觉得无限暧昧,原来他从那么早就开始藏着心思了,自己怎能一点儿也没发现呢?叶胥叶胥,你是傻的吗?

    不自觉摸着自己红肿的唇,叶胥越深想越脸红。

    他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后知后觉的暧昧,收拾起了睡衣,他向浴室走去。

    氤氲的水雾蔓延开来,叶胥解开了衣服,走进了花洒底下,他的身体无疑是漂亮的,稚嫩的,双腿白皙而修长,腰腹健美紧致,有着不太清晰的腹肌线条,在他些微偏瘦的腰身上恰到好处。

    水从脖子里向下流,滑过根根分明的锁骨,烫红白嫩的躯体,叶胥把头伸在了花洒下,热水浸湿长发,发丝性感的贴在脸上,背上,胸前,连睫毛处滴落的水珠都是性感,这样极致的佳人还要去怀疑什么?他自己看不见的,都是别人一眼能目睹出的尤物。

    拥有一副适合拍AV的身体,不知馋了多少人。

    关了水,叶胥拿起浴巾盖在了脸上,擦拭身体,腕上的黑绳子也湿哒哒的,他提起衣服,有序的往身上套。

    打开浴室的房门,毛巾贴在头发上,叶胥看见小米还在客厅里坐着,他好奇道:“明天没工作了?”

    小米转回头,把电脑对给他看,“营销啊,感谢我吧。”

    叶胥走过来,见电脑上的页面便大致知道了小米在干嘛,正在给他造势,不过不耽误她趁机打探,“哎,我猜出来了啊。”

    “嗯?”叶胥挑眉,取下毛巾,摸了摸长发。

    “乔子翁,对吗?”小米眼里散发着好奇的光。

    “什么?”叶胥被她问懵,没往别地想。

    小米点了点嘴巴。

    叶胥摸了下她的脑袋瓜,忍俊不禁,拿她没办法,对于小米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也是服气,“不是他。”

    小米道:“懵我吧,肯定是。”

    戳了两下键盘,小米把电脑让给他看,“呐,他粉丝都实锤了,乔子翁就是个gay,实打实的,说,是不他干的?”

    叶胥坐了下来,丢掉了毛巾,“你觉得是就是吧。”

    “什么叫我觉得是啊,到底是不是给句准话啊。”

    叶胥看她道:“你为什么这么好奇?”

    “你还不了解我?”小米嘤嘤嘤了起来,“说嘛大美人,可急死我了。”

    桌子上摆着水壶和杯子,叶胥提出一个杯子来,回来就被问话还没来得及喝口水,他道:“真不用知道,我和他也没定下来。”

    “谁?”小米避开了叶胥的重点,继续问:“我认识吗?”

    叶胥端着茶杯,手不由得收紧了些,小米脸都快伸他这儿了,他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靠我认识?”

    叶胥啧了她一声。

    小米捂了下嘴巴,扇了扇手,“到底谁啊?季衍之吗?”

    叶胥瞪大眼,茶杯差点摔了,亏他这一口没喝,“你怎么会想到他的?”

    “没别人了啊。”小米实在想不出了。

    叶胥叹了口气,猜谁别猜季衍之啊,人也不弯啊,叶胥瞪了眼小米,“你不太熟。”

    “你说啊,”小米急切道:“谁啊?”

    “masha那天的聚会你还记得吗?和季衍之站在一起的。”

    “沈,沈岐?!”小米马上就有了印象,只要稍微的提一点,小米连续彪了好几句脏话,最后拍案而起,“叶胥,你没开玩笑吧?”

    “怎么了?”叶胥说:“是他,你不信吗?”

    “不是,”小米踱起来步,摸着脑袋,“不,不是这样玩的啊,叶胥……”

    叶胥被小米这样子搞得糊里糊涂,他不解的望着小米,想知道小米的眼神什么意思。

    “你想红,我能帮你,咱们不急啊,但是没必要……没必要做到这一步吧?”

    叶胥意识到有什么问题存在了,他放下了茶杯,不安的说:“小米,我怎么了?”

    “不是你怎么了,是……”小米不知道怎么说了,坐了下来,严肃的望着叶胥,“叶胥,你知道沈岐是什么人吗?”

    “他是……商人啊。”生意人啊,叶胥认知里,他对沈岐仅限于此,甚至不知道沈岐具体是干什么的,除了他上司这个身份,他还真没有其他信息了。

    “对,他是商人,但是他爸不只是一个商人这么简单,”小米给他科普,“叶胥,沈斐元你知道吗?没人不认识他的,沈岐是沈斐元的儿子,立晟集团不会不知道吧?说白了人家是立晟的太子爷,地位跟我们不是一个层次的。”

    任小米说的天花乱坠,叶胥只得到了一个信息,就是沈岐是立晟的太子爷这句话,立晟没人不知道,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大的惊人,可叶胥不在意这个,他只想知道小米想表达什么,是觉得他不配还是什么意思,听起来不止是这样。

    “你要说什么啊?”叶胥满脑袋雾水。

    小米却急了,“大美人,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我们斗得过立晟吗?”

    叶胥迷茫道:“为什么要去跟立晟斗?”

    “你只要回答我斗不斗得过。”

    叶胥摇了摇头,蚍蜉撼树,这点自觉他还是有的。

    “对啊,你也知道,人家随便就能整死我们,那我问你,你妄想毁了沈岐的声誉,他老子能放过你?”沈斐元那不是一般人,年轻叱咤风云的时候多少人都得仰望,叶胥敢去招惹人沈家?

    “我毁他什么了?”叶胥自己都不知道。

    小米看他这样子,还真是一无所知?她道:“你不知道?”

    “你要说什么?”

    叶胥也被她三言两语弄的紧张了。

    “叶胥,沈岐有未婚妻的。”

    就这么轻轻的一句,飘落到叶胥的心尖上,一瞬间让他不会说话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傻傻的看着小米。

    “钟离知道吗?荣鑫的大小姐,这两家世交,亲事都敲定了,这种早年的热闻你别告诉我你也不知道?”

    知不知道的又怎样呢?

    他根本就不想去了解。

    为什么要告诉他这种事?难道以为他会接受沈岐吗?沈岐怎样关他什么事?他跟谁有婚约是他自己的事啊,为什么要告诉他?沈岐都没说小米这么来劲干什么?沈岐都不稀罕告诉他别人这么来劲干什么?

    桌子咚的一声响了,叶胥站了起来,从沙发上离开,一言不发,转身走回自己的卧室,在小米喋喋不休的训斥之后留下一屋寂静。

    “叶胥?”她不知道他怎么突然离开了,起码应该告诉她他知道了,然后不会惹啊。

    叶胥的房门紧紧关着,小米觉得哪一环不太对劲,她起身,走到叶胥门前,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小米犹豫后敲了敲房门,轻声道:“叶胥,怎么了?”

    里面没有声音。

    小米后知后觉道:“抱歉啊叶胥,我不是故意的,不是说你配不上他这个意思,我是说沈斐元不好惹,钟离他爸也是个大人物,咱们别惹祸上身,但是如果你跟沈岐是真的……”

    “明天最后一组了,会很忙,早点休息吧。”叶胥打断小米的解释,传出这么一道声来。

    小米捏了捏手,苦着脸,自己就是爱冲动,干嘛说话这么冲呢,叶胥一定记恨她了,她真不是觉得叶胥不配的意思,实在是……

    小米打算明天再求原谅了,她家大美人这么宽容,肯定会原谅她这小小的失误的。

    小米道:“那我睡了。”

    里面仍然没回应。

    小米叹口气,离开了。

    屋子里关了灯,水珠打湿了床单,叶胥坐在床沿,空洞的望着外面的黑夜,白日里热烈的吻回想起来仍有感觉,唇上的余温未消,身上他的味道都没散干净,还有自己被抱住时那种紧张又切实的心安,突然之间坍塌成一片,没有一点儿预兆……

    他相信沈岐了,差点儿,他以为,他是认真的,如他说的那样,如此心疼他,如此爱慕他,如此想要占有他,原来,还是新鲜感作祟……

    真的有人可以这么有耐心,耗这么久,这么多的精力来钓一个人吗?你不缺人的,果然如此,何必这样呢?沈岐。

    他静静的坐着,脑袋里都成了浆糊,乱成一团,他找不到突破口,不知道从哪儿挣脱出来。

    寂静的室内响起一阵手机铃声,叶胥的手机在腿边震动,响彻,他充耳不闻,那铃声响了很久很久,一阵儿没了,一阵儿又接着响了,叶胥低头一瞧,沈岐的名字赫然在目,他突觉烦厌,把手机翻过去,盖在床上,眼不见为净。

    任它一直响着。

    在这电话铃的期间,偶然插进一条信息声,叶胥不知道自己什么心理,拿起来去看,最后再是轻缓地放回去,脸上没有一点儿开心的征兆。

    静水也不能让他开心了。

    他还以为,信息会是……

    算了,他不该对他有什么期望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