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探索网

— 这是一个诡异的探索猎奇网站,为你报道全球各地奇奇怪怪的奇闻异事探索网。

手机访问: m.jssant.com

日本学生牲交_纯肉小说大尺度

2020-10-12 14:15:28 来源:www.jssant.com

   “好,夏总慢走。”樊岳给他开了门。

 

  

 

 文学

  直到夏谨呈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他才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个人总是这样突然出现,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前是,现在也是。

 

  再这样继续下去,樊岳真的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被搞疯了。

 

  

 

  他叹了口气,转身。

 

  桌上还放着那人只喝了一口的那瓶水,樊岳的目光从水瓶上略过,顿了一下,转身进了浴室。

 

  

 

  等到洗完澡出来已经不早了,这一天虽然比不上拍戏的时候累,但是他的精神是一直紧绷着的,冲了热水澡之后整个人都跟着放松了下来。

 

  这么一放松,就开始犯困。

 

  

 

  田沅发了消息过来问他明天早晨想吃什么,樊岳没什么胃口,就随意说了两样。

 

  等到快十一点的时候,樊岳翻了两页剧本看。

 

  

 

  对于陈黎逍这个角色,他虽然能够保证自己演出来角色的状态,但到底是第一次尝试这样复杂的人设,不熟练和吃力的状况也都会有。

 

  越是这样,他想要挑战的心理也就越强烈。

 

  

 

  手机忽然震动两下,樊岳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剧本上没抬眼,他伸长手臂去摸索旁边的手机。

 

  屏幕弹出的聊天框上是个不怎么熟悉的联系人,昵称只有一个大写字母Q。

 

  樊岳皱了下眉头,点开。

 

  

 

  Q:你今天还好吗?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樊岳甚至都不知道这人是谁,只记得这人加过他两次,他以为是哪个朋友就给加上了,最近又一直忙着新剧的事,到现在都没说过话。

 

  不,应该是现在才说第一句话。

 

  

 

  Q:对不起,今天是我冲动了

 

  

 

  那人还在兀自说着,樊岳的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还不敢确定。

 

  

 

  Q: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

 

  Q:樊哥,我们还能是朋友吗?

 

  

 

  朋友?樊岳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

 

  会用这种卑微讨好的语气跟他说话的,除了裴清也不会再有别人了。

 

  

 

  樊岳:不必了。

 

  

 

  他飞快地回了这么三个字,直接打开了消息免打扰,低下头继续看剧本。

 

  倒不是因为他记仇,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更何况他也不是什么大善人,跟背叛过自己的人做朋友,也实在是有点办不到。

 

  

 

  一个从在黑暗中沉溺的人,被自己曾信奉的光明背叛过后,还能再指望他重新相信已经被玷污了的光吗?

 

  不能了。

 

  

 

  他麻木地翻着剧本,没再看手机。

 

  不知道又看了几页,觉得困就直接睡了。

 

  

 

  这一觉樊岳睡得不太.安稳。

 

  梦里充斥着浓重的黑色,像是黑雾的东西紧紧围绕在他周身,像是要将他整个吞噬掉一样。

 

  还有鲜红的颜色,他的手心和脚底全都是刺目的红。

 

  

 

  他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樊岳……”

 

  “樊岳……”

 

  “小岳,来妈妈这里……”

 

  “你已经什么都给不了我了!我们到此为止吧……”

 

  “你真恶心……”

 

  

 

  门铃的声音聒噪地从门口传来,樊岳猛地睁开眼——

 

  脊背一阵湿塌塌的感觉。

 

  

 

  手机震动将他从刚才的愣神中唤醒,樊岳摸索着去拿枕头旁的手机。

 

  是田沅的电话。

 

  ……

 

  

 

  “樊哥,对不起吵醒你了。可是乔侨姐说了你必须这个时间起床,不然就赶不上剧组的剧本围读了……”田沅说着把手里拎着的早饭都给放到了桌上摆好。

 

  看着小丫头一脸的歉意,本来就没想埋怨什么的樊岳这会儿反而有点过意不去。

 

  

 

  “诶?樊哥,桌上这瓶水还喝么,不喝的话我扔啦。”

 

  

 

  樊岳愣了一下才想起来那瓶水是昨天夏谨呈喝的。

 

  他暗自皱了皱眉头,“不用扔。把东西放下就回去吧,有事我会叫你。”

 

  

 

  “可是,我是您的助理,要时刻照顾樊哥您的……”这姑娘有点死心眼。

 

  

 

  樊岳向来不怎么喜欢跟人单独共处一室,像何乔侨跟林冽这种相处年头长了的还好,田沅就不太行了。

 

  更何况还是个小姑娘。

 

  

 

  “不用。”他说着,语气不容拒绝,“起这么早辛苦你了,回吧。”

 

  

 

  田沅还是有点不情愿,“那好吧。”

 

  

 

  樊岳也没再看她,兀自忙着收拾昨晚扔在床上的剧本,等到听到关门声确定人已经走了,他才拿着手机坐到了沙发上。

 

  

 

  昨晚因为不想看某人的消息,他临睡前都没再碰手机,这会儿才发现电量已经不足百分之十,通知栏的标都红了。

 

  樊岳打开微信看了一眼,发现昨晚裴清又发过来几条消息,最后一条是简短的“晚安”。

 

  他也没什么兴趣点开看别的,只回了何乔侨的消息就直接拿去充电了。

 

  

 

  吃饭的时候林冽过来告别。

 

  

 

  “本来还想多陪你两天,结果最后还是个送饭工。”林冽叹了口气,拿起筷子夹个包子咬了一口,皱着眉摇头,“你这小助理都不知道你不喜欢吃姜吗?这家铺子简直是我吃过馅里放姜最多的。”

 

  

 

  “新来的。”樊岳淡淡说这么一句,低下头喝了口粥,没再碰过包子。

 

  

 

  林冽撇嘴,“再新也跟你有一周了吧?”

 

  

 

  樊岳没再说话,兀自又喝了几口粥就抱着剧本准备出门。

 

  林冽跟他一道下了楼,两个人捂得都还算严实。林冽有经纪人来接,所以先走了。

 

  樊岳走到大厅的时候又碰见了贺凌瑞,只不过这次他身边多了个人。

 

  

 

  樊岳不用细看也知道是裴清,这俩人那点勾当他知道得不能再清楚了。

 

  只是他没想到,昨晚裴清明明跟贺凌瑞在一起,竟然还能跟他发那么多条消息。

 

  倒真是仗着老板的宠无所畏惧了。

 

  

 

  樊岳漠然地加快步子赶紧离开。

 

  

 

  有了第一天的磨合,第二天的围读倒是进行得无比顺利。综合来看大家的状态都还不错,除了赫程因为对角色不够熟悉把控不好,被陈力衡点了两下。

 

  樊岳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是完全满意,但如果到了真正拍戏的时候应该会比现在的状态更好一些。

 

  

 

  尽管如此,他还是成了剧组里话题度最高的。就连休息的时候也明显能够听到那些被拉来一起走戏的新人演员们频频提到他。

 

  

 

  “我看过原文,本来觉得陈黎逍就是个变态,可是今天听樊岳老师读过剧本后,感觉他也有很悲情的一面啊。”

 

  “是啊是啊,樊岳老师的实力没话说!”

 

  “刚刚那段生离死别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哭了,也太感人了!”

 

  “而且樊岳老师长得也帅,估计我的三观又要跟着五官走了呜呜……”

 

  “要不是十年前那件事——”

 

  “嘘。别说了。”

 

  ……

 

  

 

  樊岳到茶水间接了杯热咖啡,昨晚睡得不踏实,他今天的精神不太好。

 

  正坐在那儿闭目养神,就见有个同剧组的小演员跟过来,手里还拿笔跟本子。

 

  

 

  “樊岳老师?”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笑起嘴角有个小梨涡。不是很出挑的长相,但意外地让人看了很顺眼。

 

  

 

  “你好。”樊岳坐直身子,敛了面上疲惫的神色朝她点了下头。

 

  

 

  那小姑娘有些紧张,说话的时候脸蛋都浮上一层浅浅的红色,“樊、樊岳老师,我是您的粉丝。您刚刚读剧本的时候表现的好棒啊!能……能给我个签名吗?”

 

  

 

  “谢谢。”樊岳的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笑,礼貌且温柔。

 

  他朝着女孩儿伸出手,“给我吧。”

 

  

 

  “啊……好!谢谢樊岳老师!”小姑娘激动得不行,赶紧把手里的笔和本递了过来。

 

  

 

  樊岳本想只签个名字,可是想了想好歹也是在同一个剧组的演员,干脆又给加了一句“一起加油”,看起来稍微亲切一点。

 

  

 

  果然那小姑娘看到偶像还写了别的激动得不行,连连又鞠了两躬才罢休。

 

  “樊岳老师,无论如何您在我心里都是最棒的!”

 

  

 

  樊岳忍不住笑了一声,“谢谢。你也很棒。”

 

  

 

  目送着小姑娘欣喜若狂的背影消失在了拐角,樊岳整个人一下子又垮了下来。

 

  说实话,这种被粉丝追捧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都快忘了是什么滋味儿。

 

  这么想着,他拿出电量不多的手机,拍了一张咖啡的照片,打开微博上传。

 

  

 

  几乎是在瞬间就有了回应。

 

  

 

  【啊啊啊今天竟然营业了!】

 

  【热乎的樊樊我来啦~】

 

  【哥哥咖啡好喝吗?我也想喝(狗头)】

 

  【无语,在蹭咖啡的热度吗?】

 

  ……

 

  【夏谨呈V:对身体不好,少喝。】 隐约看到评论区里出现了某个眼熟的红V,樊岳皱了皱眉正准备细看,手机屏幕却弹出了倒计时关机的提醒框。

 

  还没等他作出反应,屏幕已经一片漆黑,映出他此刻皱着眉头的模样。

 

  

 

  那会儿他收拾屋子,给手机充电的时候插头没插好,结果白白浪费了半个多小时。

 

  以至于他离开酒店的时候手机的电量显示标依旧是红色的。

 

  

 

  不过刚刚那个红V是夏谨呈?还是他看花眼了……

 

  樊岳无奈把手机往桌上一撂,靠在椅背上把咖啡喝完了才回到休息室里。

 

  

 

  等到晚上集训结束,何乔侨过来看他,才把夏谨呈是如何评论他的微博,又是如何给她打电话让她监督他以后少喝咖啡跟冷饮这件事给交代了个清楚。

 

  

 

  “你看夏总多关心你呀!别老不领情。”何乔侨说着撞了一下他的肩膀,脸上却是一副“磕到了”的表情。

 

  

 

  樊岳:“……”

 

  这是关心?结合起夏谨呈之前对他做的那些事……分明就是控制欲吧。

 

  真是活久见了。

 

  他忍不住有点烦躁,把东西都收拾好之后就催促着何乔侨赶紧回家去照顾小宝了。

 

  

 

  围读剧本这几天以来,樊岳的状态一直都算不上太好。

 

  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轻微焦虑的情况了,哪怕是在两个多月前刚复出拍《御心》的时候也没有过。

 

  但好在每天能有一定的运动量来供他对这种负能量进行排解。

 

  

 

  “这个动作需要手臂压低一点。”动作指导过来扶了一下樊岳的胳膊。

 

  

 

  “好。”他答应着将手臂往下压了压,直到得到确认后才又将整套动作重复了一遍。

 

  

 

  那人笑着朝他点点头,“樊岳老师今天状态不错,休息一下吧。”

 

  说完他又快步走到了一旁去给其他人进行动作上的调整。

 

  

 

  樊岳找了个地方坐下,灰色的运动衣背后都湿了一小片,被汗水浸得变成了更深一点的灰色。

 

  田沅拿着水瓶和毛巾快步走过来,“樊哥辛苦啦!来喝口水吧。”

 

  

 

  “恩。”樊岳喝口水,拿起毛巾擦了擦额角顺着淌下来的汗珠,坐在原地放空自己。

 

  

 

  《星海》这部戏是以现代架空世界为背景,带有一定奇幻色彩,所以中后期有大量的动作戏份。

 

  每天剧本围读过后都会有动作指导老师对演员们进行体能训练,提前熟悉动作,以保证开机后的拍摄能够顺利进行。

 

  

 

  整个剧组里只有裴清跟樊岳的年龄相仿,两人饰演的又是剧里最重要的男性角色,打斗戏份相当多,所以动作老师特意为他们两个单独制作了一份体能训练“套餐”,两个人几乎每天都要一起进行练习。

 

  

 

  樊岳一向是个能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划分清晰的人,所以这样的分组安排对他的影响并不大。

 

  倒是裴清……

 

  

 

  樊岳抬眼看过去,就见动作指导正皱着眉头帮那人摆动作,“手臂和腿都要调整一下,这里要放松,不然不好看。”

 

  

 

  裴清从前就一直是身量偏瘦的那种,整个人轻飘飘的看起来没什么力量感,所以总会给人一种需要被保护的感觉。

 

  如果不是振野文化在官宣主演的微博底下强行控评,对于裴清出演韩徵的反对声应该并不会比抵制樊岳复出时的少。

 

  

 

  “小裴啊,你这段时间怎么又瘦了?再这样连衣服都撑不起来。”陈力衡显然对裴清最近的表现很不满意,手还忍不住在他肩膀上捏了捏。

 

  裴清的表情显然有些尴尬。

 

  

 

  樊岳坐在旁边淡淡地看了一眼,目光转而落在另一边正费力举铁的赫程身上。

 

  这个小鲜肉会这么刻苦努力,是他没想到的。而且这两天在角色的把控能力上有明显的进步,如果能够保持住这种进步速度,等到正式开机的时候,说不定真能有不错的表现。

 

  

 

  大概是感受到了樊岳的目光,赫程朝着这边看过来,眼中的敌意在撞上樊岳赞许的目光时恍惚了一下。

 

  他用力闭了下眼再去看的时候,发现樊岳已经起身走了。

 

  “难道是我看错了?”他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将手里的哑铃放下,喝了口水继续。

 

  

 

  樊岳难得地多歇了一会儿,那天来要过签名的小姑娘就又拿着东西走了过来。

 

  “樊岳老师……剧本这里的情景我有点琢磨不透,您能帮我看一下吗?”小姑娘说话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都没敢看他的眼睛。

 

  

 

  樊岳怔了一下,点头接过剧本,“我看看。”

 

  

 

  其实他不是很喜欢被人搭讪,但如果是来请教问题的他倒也乐意帮忙解答。

 

  毕竟在息影这十年里,他先是低调安分地把大学上完,紧接着又去国外进修了表演专业。

 

  只不过后来因为国内的事情传到了他在外国的学校里,国外在性取向方面虽然相对开放,但学校还是对他进行了劝退工作。

 

  

 

  说到底他还是一个在国内被变相封.杀的艺人,只要性取向这件事在社会上不被接纳,对他的偏见和非议就永远不会变少。

 

  樊岳也正是深知这一点,才坦然地接受了被劝退的事实,回国之后也只是闷在家里读书或是看一些经典的老电影。

 

  所以在专业这方面,他还是有资格为新人答疑解惑的。

 

  

 

  只是这样的画面在别人看起来就不是那么的和谐正常了。

 

  

 

  不知道是哪个事多的偷拍照片抛到了某论坛上,当天就成了热门话题,差点登上热搜。

 

  【某f姓出柜明星对新人演员亲切指导,画面简直不能更辣眼睛!】

 

  [1楼:天呐,我瞎了……]

 

  [2楼:这是两个小姐妹之间的交谈吗(doge)]

 

  [3楼:怎么,渣浪rs上够了,开始荼毒论坛???]

 

  [4楼:楼主真是贴心,还给女生打了马赛克(狗头)]

 

  [5楼:只有我觉得这个男的很帅吗?]

 

  [6楼:楼上fy的粉丝装路?无语]

 

  [7楼:srds,我真的觉得好恶心]

 

  ……

 

  

 

  “夏总,这件事还是老规矩?”付志华从老板手中接回平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恩。”夏谨呈的指尖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眸中闪过一道寒凉的光,“顺便查一下是谁发了这条帖子。”

 

  

 

  “好。”付志华答应着已经出去办事了。

 

  屋里的温度骤降,与秋日里的凉并不相同,倒像是要刻进骨子里的寒意。

 

  

 

  夏谨呈靠坐在办公椅上,一只手臂的手肘撑在扶手,指尖抵住下巴,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划动着屏幕界面,最终停在了和某人的聊天窗口。

 

  停顿了半晌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像是在思虑着什么。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桌上的文件摞了一小沓。

 

  一切都像是静止了一样,只有墙上的时钟还在执拗地转动着秒针。

 

  

 

  到底要不要跟那人联系?要说点什么才好……

 

  夏谨呈的眉头微皱,犹豫半天,最终还是在聊天框里输入了一行简短的话,停顿了一下才按下发送键。

 

  

 

  墙上的时钟秒针滴答滴答走过,明明是买了最静音的,这会儿时间流淌的声音却震得他头疼。

 

  

 

  一分钟过去了,没有回应。

 

  

 

  两分钟,依旧没有。

 

  

 

  消息发出去的第三分钟,夏总终于认命地拿起了摞在一旁的文件夹,顺手将手机摆在手边——即便他沉迷工作时也能够注意到的地方。

 

  工作的时候容易忘我,等到桌上的文件都已经处理完毕,付志华也回来了。

 

  

 

  “夏总,这是发帖人的地址,就在《星海》剧组集训的办公楼。”付志华将整理好的信息递过去。

 

  

 

  夏谨呈没急着理他,而是低头按亮手机屏幕看了一眼,见并没有消息回复的时候眸中又阴暗了两分,冷着脸色将文件接了过来。

 

  付志华已经将发帖人的身份都给查了出来,是个不怎么起眼的小演员,公司那一栏明确地写着“振野文化”四个字。

 

  

 

  “又是贺凌瑞的人。”他不由冷笑一声,抬眼看向付志华,轻勾了勾指尖。

 

  

 

  付助理往前走了半步,俯下身等着老板的吩咐。

 

  

 

  “替我给贺总准备一份大礼……”

 

  

 

  *

 

  

 

  樊岳在工作的时候鲜少会看手机,等看到夏谨呈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回到酒店之后。

 

  还有几条其他人发过来的消息,他粗略地看了一眼都没什么重要的,也就没一一点开,而是直接进了浴室。

 

  

 

  这一天的围读跟集训让他有点疲惫,想着大家如果真有急事也是该打电话,不会这样悠哉悠哉地发消息,也就没放在心上。

 

  

 

  热水从头顶流下,顺着淌过全身,热度企图带走这一天的疲惫。

 

  樊岳的头发湿漉漉地紧贴着头皮,前面的刘海有些挡眼,他顺势将头发掠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精致立体的五官。

 

  

 

  樊岳的肤色本就偏白,这会儿被热水冲得皮肤里隐隐透出点粉红来。

 

  

 

  不知道是不是有点迷信色彩,他总觉得洗澡的时候能够抛去很多杂念,他可以真正静下心来琢磨一些事情。

 

  有时是剧本里的情节,或是角色的把握,又或者是某些琐碎的事情……

 

  

 

  他多冲了一会儿,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指腹的皮肤都有点发皱了。

 

  

 

  外面的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樊岳只裹了件浴袍,露出来的胸口的肌肤还微微泛着淡红。

 

  他拉上窗帘,拿起手机跟剧本倚在了床头。

 

  

 

  剧本平摊在腿上,他想起那些还没有回复的消息,又拿起手机来。

 

  回复完林冽的日常问候,他转而点开了跟夏谨呈的聊天窗口。

 

  

 

  夏谨呈:看见回复。

 

  

 

  樊岳愣了一下,眼看着这人就这么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他也不知道该回点什么,皱着眉头盯了屏幕半晌才回了一个句号。

 

  

 

  对方的消息几乎是瞬间发了过来。

 

  

 

  夏谨呈:开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