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探索网

— 这是一个诡异的探索猎奇网站,为你报道全球各地奇奇怪怪的奇闻异事探索网。

手机访问: m.jssant.com

王爷在女人身上驰骋|警花人妻无奈献身

2020-12-18 16:37:36 来源:www.jssant.com

 老谢的眼睛就情不自禁地瞄向了季玉珍的屁股。


季玉珍不愧是生养过的女人,这身条和感觉给人就是不一样,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成熟的风韵。

 文学



难怪三国时曹操好人妻,啧啧啧。

老谢看着季玉珍那浑圆又微微翘起的屁股,心里的欲火一下子就冲到了脑门上。

他滕地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悄无声息地绕到了玉珍的后面慢慢环住了她的腰肢。

季玉珍浑身一颤,她本来就是个守了很久活寡的人,要不是老谢忽然间碰了她的身子,她都快要忘了自己还是个女人了。

不过季玉珍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情绪,反正对于她来说,自己早就是老谢的人了。

老谢看她没有什么反应知道她这是默许了,可还没有所动作,就听到玉珍:“谢叔...让我收拾完好不好...”

“咳咳,好...”

老谢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松开了自己的手。

等到季玉珍刚收拾完,放下手里的抹布,老谢就急不可耐的一把抱住了季玉珍那柔软的娇躯。

“谢叔...不要这样...现在还是大白天呢...”

季玉珍浑身颤抖着,想要离开老谢的怀抱,反而却被他抱得更紧了。

“没事玉珍,我把门锁好了的!”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老谢怎么可能错过,再说了谁规定中午不可以做那事了?

可正在这时候,诊所外边却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谢医生!谢医生在家吗?我来买点药酒啊!”

一个男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谢叔,外面来客人了...”

听到这声音,季玉珍好像是遇到了什么救星一样,飞一般的逃出了老谢的怀抱。

老谢无奈,只得收拾起东西,打开了诊所门。

迎面上来的是一个精瘦的男人,长得跟个竹竿似的,老谢不由得升起一阵火起:“我说,李三啊,你前些日子不是刚买了5斤药酒回家吗?这才没到一个星期,怎么又来了?”

李三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对着老谢笑了笑:“我这不是喝了你的要求有很大的功效吗?我媳妇儿把我的药酒都送给了她弟弟,家里的药酒没有了,叫我过来再买一些。”

“算了算了,进屋去吧,我再帮你装一些。”

“诶,好,谢谢谢叔!”

等装好了这个李三儿前脚刚走,他媳妇儿就过来了。

老谢刚把李三儿送走,又看到了他媳妇儿,以为他们两个人不知道彼此来过。

“你男人刚刚在我这儿买了几斤药酒回去了。”

“我知道他买了药酒。”

老谢正在装药酒,听到她这么一说,不由得有些纳闷。

“你知道他买回去了,那你还来干嘛?”

李三的媳妇儿看着四周无人,贴近了老谢的身体。

“我们家那个怂货,就算是喝再多的药酒也不行。”

老谢看着李三媳妇儿这幅浪荡的样子,已经猜出了她的意思。

他用眼睛打量着李三媳妇的身体,这婆娘看起来也是一个前凸后翘的尤物,可就是那一身浓妆搞得老谢很是不爽。

像她这种女人最好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免得到时候惹了一身骚。

再说了,老谢虽然是有些好色,但也不是什么女人都上的!

“如果你老公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叫他来跟我说。但如果是你们夫妻之间的问题,我这个做医生的只能治病,不会调解问题。”

李三媳妇儿在叉这里碰到了一个软钉子,眼看着自己没戏了冷哼了一声。

“你少在这里跟我装清高了,自己是个什么人自己还不清楚吗?你的那些破事儿,村里面的人谁不知道。”

老谢知道他这是勾引不成,开始气急败坏了根本就不想搭理她。

正巧这个时候隔壁村儿的赵天过来买药酒,李三媳妇儿看到来人了,自己也不好多待,只好讪讪的离开了。

老谢这些日子的生意真的是很火爆,这买药酒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过来。

才不过短短三天,老谢的药酒就已经给他带来了很大数目了,况且他也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晚上的时候老

谢把自己的钱都拿了出来仔细数了数,这短短三天,他光是盈利已经有三千块了。

他拿着这笔钱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能把要求的生意做的这么好也是少不了大家的帮助,他决定先拿这笔钱请张碧琴和季玉珍两个人,在镇上的饭店里面吃顿饭,简单的感谢一下。

张碧琴晚上接到老谢要请自己吃饭的电话的时候,开始还有些纳闷,一听说是因为老谢诊所的收入上去了,要请她吃饭感谢一下,她心里面别提多开心了,因为老谢也是村子里面的一份子,老谢现在收入提升了,他的税收也就提升了,这对她的政绩是一个很大的帮助。

而且说起来,老谢开诊所还是她一手促成的,现在人家有了收入,想感谢她,如果不去的话,就显得自己太过清高了。

因为这个原因,张碧琴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老谢。

第二天,三个人在镇上的温暖餐厅里点了一大桌子的菜。

季玉珍是一个勤俭的人,看着这一大桌子的菜对老谢露出一丝埋怨的神色:“你看你这一桌子菜,如果吃不了的话岂不是浪费掉了,我们都不是外人,你只要简单的点几个菜就好了。”

老谢身边也没有个女人,平常花钱大手大脚的花惯了也没有人管,现在被季玉珍这么一说,心里面暖暖的。

他不是笨蛋,自然知道季玉珍是在害怕他花钱。

“今儿个主要是请你们两个吃饭,感谢一下,如果没有张碧琴书记帮助我,我的要求生意也不可能做的这么好,还有平时的时候我忙不过来,玉珍你都会到我家里面来帮帮忙,我要好好感谢你们聊一下,这顿饭钱我还是请的起的,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嘛,再说了,咱俩什么关系?还跟我客气个啥啊?”

老谢一边说着,一边还给季玉珍的碗里夹了些菜,搞得季玉珍的脸色红红的。

平常两个人在一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毕竟现在是在饭桌上,旁边还有个张碧琴在看着呢!

张碧琴是一个在外面经常应酬的女人,她知道男人请吃饭最重要的就是脸面,能点多少菜都随他去了。

不过,一看到老谢和季玉珍那亲密的模样,她就觉得心里酸溜溜的。

季玉珍低下头没有再说什么,独自的看着面前这一大桌子菜有些心疼。

菜都上好了之后,老谢端起酒杯。

“来,张书记,玉珍,你们都不是外人,咱们一起举杯,感谢你们两个的帮助,让我的小诊所有了这么好的收益。”

“没有没有...谢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季玉珍诚惶诚恐的举起杯子,和老谢碰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农村,老谢身为长者,还给她敬酒,所以她才会那么激动。

而张碧琴则很自然的跟老谢碰了一下杯子:“谢医生你不用这么客气,我是咱们村子里面的村委书记,如果你有了好成绩,我的成绩也好看,所以说咱们两个是共赢的关系,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都可以跟我说。”

张碧琴的话语当中带着丝丝冷意,让老谢很是莫名其妙。

而张碧琴也不解释什么,只是端着酒杯跟老谢碰杯。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到老谢跟别的女人很亲密,就觉得浑身不对劲儿。

看到饭桌上季玉珍和老谢那眉来眼去的样子,她就只想狠狠的喝醉一场。

三个人坐在酒桌上,你一言我一语都喝了很多酒,眼看着餐厅就要关门了,老谢掏钱付了账,带着两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小诊所。

原本张碧琴是不必跟两个人一起回去的,可是现在这么晚了,回山南村的路又远,所以只能是去老谢的诊所楼上将就一晚,反正他那里也有空余的房间,完全够住。

季玉珍的酒力不太好,在回去的路上已经昏昏欲睡了。

而张碧琴虽然有些难受,可还是凭借一丝意志力硬挺着,老谢看着两个人都有些醉了,在自己家里面给他们安排下来之后就回到了屋子里。

老谢今天开心,也是喝了不少的酒,一回去就躺下睡觉了,连澡都没顾得上洗。

可是睡到后半夜的时候,老谢却被房门外面传来一阵响动给吓醒了。

他本来就是一个睡觉很警惕的人,虽然说喝了酒,可是这开门的动静还是把他给弄醒了,脑子里一瞬间就响起夏玲那天的警告,莫非是镇上那些诊所的医生派人来偷袭他了?

容不得他多想,连忙把手伸到了床头柜上,那里放着一根钢管,是他专门用来自卫的。

可是,还没等老谢有所行动,一个滚烫的娇躯一下子掀开被窝,钻了进来。

熟悉的沐浴露的气息,是季玉珍常用的那款。

那一瞬间,老谢手里的钢管下意识的就掉到了地上,发出了一声轻响。

老谢甩了甩脑袋,酒醒了一大半,他心里想着,肯定是季玉珍半夜睡不着,过来找自己了。毕竟季玉珍都一个人好几年了,孤独寂寞是肯定的。

而老谢呢?自从前面被王小微挑起了身体里最原始的本能以后,就宛如是换发了第二村一样,看到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心里就会一阵激动。

不知道的还以为老谢是个不靠谱的老流氓呢!

最近虽然一直有女人在老谢的身边打转,可是每次一到关键时刻,总有那么一两个不长眼睛的蠢货来打断自己,搞得他心里一直是不上不下的。

今天季玉珍应该也是喝醉了,所以才会这么主动,而老谢这个憋了这么久的大男人,怎么可能错过这次机会呢?

于是,老谢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一把抱住了季玉珍那滚烫的身子。

季玉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摸到老谢的手就像是握到了救命的绳索一样,整个人都贴了上去。

老谢虽然喝醉了,但是男人的本能始终还是在的,一双手上下其手,在季玉珍的身子上到处乱摸着。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今晚的季玉珍有些奇怪,但是他自己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难道是季玉珍觉得自己主动?有些紧张?

季玉珍进了老谢的被窝以后乖巧的就像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一样,老谢虽然喝醉了,但手里的动作还是很轻很轻,生怕自己弄疼了她。

老谢先是慢慢的脱掉了季玉珍的外衣,当他的手触碰到季玉珍的皮肤之后,那肌肤的触感是前所未有的光滑,他没有想到季玉珍一个长期做农活的人,竟然会养成这么光滑细腻的肌肤。

躺在他身下的季玉珍被他这么一碰触,身体上已经渐渐有了敏感的反应。

老谢是一个医生,很清楚女人的什么位置最会让她愉悦。

于是他把自己的手轻轻探向了女人的腰间,他身下的女人立马挺直了身子开始情不自禁地迎合着他,一双手紧紧抱住了老谢。

老谢的手顺着她光滑又细腻的身子,一点一点的滑到了她的臀部,季玉珍今天穿了一件没有腰带的裤子,老谢只是轻轻的一拽就把她的裤子从身上剥离开来。

紧接着她又一点儿一点儿的引诱着他,配合自己的行动。

老谢并不是一个心急的人,应该有的前戏他一点儿都没少。

眼看着季玉珍被他给调弄的舒服了,逐渐动了情,老谢开始试探着剥离掉她的内裤,想要更进一步的深入她的身体。

此时季玉珍已经被老谢弄的意乱情迷,紧随着老谢的动作,无论老谢对剩下的她做什么,她都没有制止。

她紧紧的抱着老谢的身体,两只手温柔而引诱的抚摸着老谢的脊背。

老谢毕竟是个老手,知道她此时想要什么。

而随着两个人一点一点的拥向了彼此,老谢下面已经涨得很难受了,他轻轻脱掉了自己浑身上下的衣裤,再次趴到了季玉珍的身上。

“宝贝儿~我来了~”

一边说着,老谢凭借本能,找准了位置,狠狠的冲了进去。

“呃...”

身下的季玉珍在那一瞬间把老谢抱得更紧了,甚至张开嘴巴,狠狠的咬在了老谢的肩膀上。

“啊!”

这一口直接差点要了老谢的命,还好他是喝醉了酒的,对疼痛感有一定的免疫力,所以才没叫出声。

而且此时又正在兴头上,所以老谢直接忽略了肩膀上的疼痛,反正他也知道,季玉珍已经一个人四五年了,那个地方已经很久没人去过了。

那一瞬间有点疼也是很正常的。

只是,老谢有些疑惑,为什么在进入的时候,他明显感受到了一丝阻力?

不过这种疑惑仅仅存在了片刻,立马就被身体里愉悦的感觉淹没了。

这一夜,老谢把自己酒后的精力都用在了季玉珍身上,而且老谢的本钱也足,再加上憋了这么久,又经常喝自己泡的药酒,战斗力自然不用多说。

而季玉珍也是久旱逢甘霖,对老谢的动作来者不拒,两个人一晚上足足折腾了四五次,一直到天微微亮的时候,两个人才互相紧紧拥抱着,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阳光洒到了老谢的脸上,刺眼的眼光照得老谢有些睁不开眼睛。

怀里的女人感受到老谢的动作,也稍微扭动了两下,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起来。

老谢心底一暖,下意识的侧过头去看了看沉睡在自己臂弯的女人。

而看清那女人面庞的那一瞬间,老谢心里一突。

现在躺在自己怀里呼呼大睡的女人,竟然是张碧琴!

此时老谢的神色没穿办件衣服,刚刚走下床穿鞋子,那玩意儿就那么直直的出现在了王小微面前。

“咳咳,那个...小微你回来了啊?”

老谢被吓了一跳,连忙去扯被张碧琴减掉一半的那张床单。

而王小微看到老谢这奇怪的模样,又联想到张碧琴走路的姿势,还有这大中午的从老谢房里走出来,瞬间就猜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嗯,谢叔。”

王小微答应了一声,狠狠的把门关上了,站在门外愣愣的,心里很难受。

不过转念又想了想自己,虽然不比张碧琴的模样差,可是看刚才那破碎的床单,还有张碧琴那走路的姿势,到底她是第一次。

说到底,哪个男人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是处女?

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心里面忽然之间就有了一些落差,脸上也出现了一丝落寞的神情。

稍微叹了口气,再次打开了房门,勇敢的看向了老谢。

“小微...那个...我...”

老谢看着关上又打开的房门,还有王小微这个样子,心里面也知道,王小微肯定是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

不过再看到王小微这幅眼神,老谢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主动站起身,拉着王小微的手,把她带到了屋子里面。

而王小微忽然之间就从背后抱住了老谢。

老谢面对着她突如其来的拥抱,有一些不知所措,他结结巴巴地想要解释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可是,老谢才刚开口,王小微却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老谢的嘴巴。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也是一个女人,面对这种情况看一眼就懂了,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比不得她,而且我什么都没有,反而欠了一屁股债,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的。”

这话王的真心的,刚回镇上,就在车站遇到了赵铁柱,而赵铁柱本来就是个管不住嘴巴的人,噼里啪啦把老谢做的事情夸大其词的说了一番。

还说老谢弄药园子,考医师资格证,痛揍蒋宏博都是为了她。

搞得王小微心里一阵感动,问明了老谢现在的住址以后,就兴冲冲的过来了,哪知道刚到地方,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而听到这番话,老谢下意识伸出手,握住了王小微那柔弱的手,他也感受到王小薇在自己的背后默默的流下了眼泪,想要转过身去替她把眼泪擦下去,这个时候王小薇却又开口了:“谢叔,我知道你是一个好男人,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你放心吧,你和碧琴姐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相信肯定不是出自你的本意,肯定是又什么误会,我一点儿都不怪你,我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很复杂,如果你和我在一起的话,肯定会引来镇上人的非议,可是如果你和她在一起的话就不会那个样子了,如果碧琴姐不介意,我愿意给你当个情人!”

听到这番话,老谢的心里犹如炸开了一记闷雷。

像王小微这么优秀的女人,竟然心甘情愿给他当个情人?

老谢张了张嘴巴,想要张嘴说点儿什么,却又被王小薇给捂住了。

“我当初瞎了眼睛看上了蒋宏博那种烂人,是遇到了你之后才知道,生活原来也可以这么美好,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还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所以不管你做什么,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知足了。”

一边说着,王小微的眼眶里再次滚出了一行行热泪。

让一个原本心高气傲的女人亲口承认愿意给人当情人,这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

老谢被她的这一番话说的热泪盈眶,心里很是感动。

某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前半生几十年都白活了一样。

“小微,你放心吧,谢叔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绝不让你再吃一点苦了。”

“嗯,谢叔,我相信你!”

王小微点了点头,从背后再次紧紧抱住了老谢。

她的声音因为说了这一番话,已经有了一些沙哑。

 

老谢看着她在自己家里忙来忙去的样子,心想:“这还是有个女人在家里才好啊!不过,要是能把她娶回家,那就更好了!”

一边想着,老谢的眼睛就情不自禁地瞄向了季玉珍的屁股。

季玉珍不愧是生养过的女人,这身条和感觉给人就是不一样,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成熟的风韵。

难怪三国时曹操好人妻,啧啧啧。

老谢看着季玉珍那浑圆又微微翘起的屁股,心里的欲火一下子就冲到了脑门上。

他滕地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悄无声息地绕到了玉珍的后面慢慢环住了她的腰肢。

季玉珍浑身一颤,她本来就是个守了很久活寡的人,要不是老谢忽然间碰了她的身子,她都快要忘了自己还是个女人了。

不过季玉珍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情绪,反正对于她来说,自己早就是老谢的人了。

老谢看她没有什么反应知道她这是默许了,可还没有所动作,就听到玉珍:“谢叔...让我收拾完好不好...”

“咳咳,好...”

老谢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松开了自己的手。

等到季玉珍刚收拾完,放下手里的抹布,老谢就急不可耐的一把抱住了季玉珍那柔软的娇躯。

“谢叔...不要这样...现在还是大白天呢...”

季玉珍浑身颤抖着,想要离开老谢的怀抱,反而却被他抱得更紧了。

“没事玉珍,我把门锁好了的!”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老谢怎么可能错过,再说了谁规定中午不可以做那事了?

可正在这时候,诊所外边却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谢医生!谢医生在家吗?我来买点药酒啊!”

一个男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谢叔,外面来客人了...”

听到这声音,季玉珍好像是遇到了什么救星一样,飞一般的逃出了老谢的怀抱。

老谢无奈,只得收拾起东西,打开了诊所门。

迎面上来的是一个精瘦的男人,长得跟个竹竿似的,老谢不由得升起一阵火起:“我说,李三啊,你前些日子不是刚买了5斤药酒回家吗?这才没到一个星期,怎么又来了?”

李三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对着老谢笑了笑:“我这不是喝了你的要求有很大的功效吗?我媳妇儿把我的药酒都送给了她弟弟,家里的药酒没有了,叫我过来再买一些。”

“算了算了,进屋去吧,我再帮你装一些。”

“诶,好,谢谢谢叔!”

等装好了这个李三儿前脚刚走,他媳妇儿就过来了。

老谢刚把李三儿送走,又看到了他媳妇儿,以为他们两个人不知道彼此来过。

“你男人刚刚在我这儿买了几斤药酒回去了。”

“我知道他买了药酒。”

老谢正在装药酒,听到她这么一说,不由得有些纳闷。

“你知道他买回去了,那你还来干嘛?”

李三的媳妇儿看着四周无人,贴近了老谢的身体。

“我们家那个怂货,就算是喝再多的药酒也不行。”

老谢看着李三媳妇儿这幅浪荡的样子,已经猜出了她的意思。

他用眼睛打量着李三媳妇的身体,这婆娘看起来也是一个前凸后翘的尤物,可就是那一身浓妆搞得老谢很是不爽。

像她这种女人最好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免得到时候惹了一身骚。

再说了,老谢虽然是有些好色,但也不是什么女人都上的!

“如果你老公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叫他来跟我说。但如果是你们夫妻之间的问题,我这个做医生的只能治病,不会调解问题。”

李三媳妇儿在叉这里碰到了一个软钉子,眼看着自己没戏了冷哼了一声。

“你少在这里跟我装清高了,自己是个什么人自己还不清楚吗?你的那些破事儿,村里面的人谁不知道。”

老谢知道他这是勾引不成,开始气急败坏了根本就不想搭理她。

正巧这个时候隔壁村儿的赵天过来买药酒,李三媳妇儿看到来人了,自己也不好多待,只好讪讪的离开了。

老谢这些日子的生意真的是很火爆,这买药酒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过来。

才不过短短三天,老谢的药酒就已经给他带来了很大数目了,况且他也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晚上的时候老

谢把自己的钱都拿了出来仔细数了数,这短短三天,他光是盈利已经有三千块了。

他拿着这笔钱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能把要求的生意做的这么好也是少不了大家的帮助,他决定先拿这笔钱请张碧琴和季玉珍两个人,在镇上的饭店里面吃顿饭,简单的感谢一下。

张碧琴晚上接到老谢要请自己吃饭的电话的时候,开始还有些纳闷,一听说是因为老谢诊所的收入上去了,要请她吃饭感谢一下,她心里面别提多开心了,因为老谢也是村子里面的一份子,老谢现在收入提升了,他的税收也就提升了,这对她的政绩是一个很大的帮助。

而且说起来,老谢开诊所还是她一手促成的,现在人家有了收入,想感谢她,如果不去的话,就显得自己太过清高了。

因为这个原因,张碧琴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老谢。

第二天,三个人在镇上的温暖餐厅里点了一大桌子的菜。

季玉珍是一个勤俭的人,看着这一大桌子的菜对老谢露出一丝埋怨的神色:“你看你这一桌子菜,如果吃不了的话岂不是浪费掉了,我们都不是外人,你只要简单的点几个菜就好了。”

老谢身边也没有个女人,平常花钱大手大脚的花惯了也没有人管,现在被季玉珍这么一说,心里面暖暖的。

他不是笨蛋,自然知道季玉珍是在害怕他花钱。

“今儿个主要是请你们两个吃饭,感谢一下,如果没有张碧琴书记帮助我,我的要求生意也不可能做的这么好,还有平时的时候我忙不过来,玉珍你都会到我家里面来帮帮忙,我要好好感谢你们聊一下,这顿饭钱我还是请的起的,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嘛,再说了,咱俩什么关系?还跟我客气个啥啊?”

老谢一边说着,一边还给季玉珍的碗里夹了些菜,搞得季玉珍的脸色红红的。

平常两个人在一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毕竟现在是在饭桌上,旁边还有个张碧琴在看着呢!

张碧琴是一个在外面经常应酬的女人,她知道男人请吃饭最重要的就是脸面,能点多少菜都随他去了。

不过,一看到老谢和季玉珍那亲密的模样,她就觉得心里酸溜溜的。

季玉珍低下头没有再说什么,独自的看着面前这一大桌子菜有些心疼。

菜都上好了之后,老谢端起酒杯。

“来,张书记,玉珍,你们都不是外人,咱们一起举杯,感谢你们两个的帮助,让我的小诊所有了这么好的收益。”

“没有没有...谢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季玉珍诚惶诚恐的举起杯子,和老谢碰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农村,老谢身为长者,还给她敬酒,所以她才会那么激动。

而张碧琴则很自然的跟老谢碰了一下杯子:“谢医生你不用这么客气,我是咱们村子里面的村委书记,如果你有了好成绩,我的成绩也好看,所以说咱们两个是共赢的关系,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都可以跟我说。”

张碧琴的话语当中带着丝丝冷意,让老谢很是莫名其妙。

而张碧琴也不解释什么,只是端着酒杯跟老谢碰杯。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到老谢跟别的女人很亲密,就觉得浑身不对劲儿。

看到饭桌上季玉珍和老谢那眉来眼去的样子,她就只想狠狠的喝醉一场。

三个人坐在酒桌上,你一言我一语都喝了很多酒,眼看着餐厅就要关门了,老谢掏钱付了账,带着两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小诊所。

原本张碧琴是不必跟两个人一起回去的,可是现在这么晚了,回山南村的路又远,所以只能是去老谢的诊所楼上将就一晚,反正他那里也有空余的房间,完全够住。

季玉珍的酒力不太好,在回去的路上已经昏昏欲睡了。

而张碧琴虽然有些难受,可还是凭借一丝意志力硬挺着,老谢看着两个人都有些醉了,在自己家里面给他们安排下来之后就回到了屋子里。

老谢今天开心,也是喝了不少的酒,一回去就躺下睡觉了,连澡都没顾得上洗。

可是睡到后半夜的时候,老谢却被房门外面传来一阵响动给吓醒了。

他本来就是一个睡觉很警惕的人,虽然说喝了酒,可是这开门的动静还是把他给弄醒了,脑子里一瞬间就响起夏玲那天的警告,莫非是镇上那些诊所的医生派人来偷袭他了?

容不得他多想,连忙把手伸到了床头柜上,那里放着一根钢管,是他专门用来自卫的。

可是,还没等老谢有所行动,一个滚烫的娇躯一下子掀开被窝,钻了进来。

熟悉的沐浴露的气息,是季玉珍常用的那款。

那一瞬间,老谢手里的钢管下意识的就掉到了地上,发出了一声轻响。

老谢甩了甩脑袋,酒醒了一大半,他心里想着,肯定是季玉珍半夜睡不着,过来找自己了。毕竟季玉珍都一个人好几年了,孤独寂寞是肯定的。

而老谢呢?自从前面被王小微挑起了身体里最原始的本能以后,就宛如是换发了第二村一样,看到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心里就会一阵激动。

不知道的还以为老谢是个不靠谱的老流氓呢!

最近虽然一直有女人在老谢的身边打转,可是每次一到关键时刻,总有那么一两个不长眼睛的蠢货来打断自己,搞得他心里一直是不上不下的。

今天季玉珍应该也是喝醉了,所以才会这么主动,而老谢这个憋了这么久的大男人,怎么可能错过这次机会呢?

于是,老谢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一把抱住了季玉珍那滚烫的身子。

季玉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摸到老谢的手就像是握到了救命的绳索一样,整个人都贴了上去。

老谢虽然喝醉了,但是男人的本能始终还是在的,一双手上下其手,在季玉珍的身子上到处乱摸着。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今晚的季玉珍有些奇怪,但是他自己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难道是季玉珍觉得自己主动?有些紧张?

季玉珍进了老谢的被窝以后乖巧的就像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一样,老谢虽然喝醉了,但手里的动作还是很轻很轻,生怕自己弄疼了她。

老谢先是慢慢的脱掉了季玉珍的外衣,当他的手触碰到季玉珍的皮肤之后,那肌肤的触感是前所未有的光滑,他没有想到季玉珍一个长期做农活的人,竟然会养成这么光滑细腻的肌肤。

躺在他身下的季玉珍被他这么一碰触,身体上已经渐渐有了敏感的反应。

老谢是一个医生,很清楚女人的什么位置最会让她愉悦。

于是他把自己的手轻轻探向了女人的腰间,他身下的女人立马挺直了身子开始情不自禁地迎合着他,一双手紧紧抱住了老谢。

老谢的手顺着她光滑又细腻的身子,一点一点的滑到了她的臀部,季玉珍今天穿了一件没有腰带的裤子,老谢只是轻轻的一拽就把她的裤子从身上剥离开来。

紧接着她又一点儿一点儿的引诱着他,配合自己的行动。

老谢并不是一个心急的人,应该有的前戏他一点儿都没少。

眼看着季玉珍被他给调弄的舒服了,逐渐动了情,老谢开始试探着剥离掉她的内裤,想要更进一步的深入她的身体。

此时季玉珍已经被老谢弄的意乱情迷,紧随着老谢的动作,无论老谢对剩下的她做什么,她都没有制止。

她紧紧的抱着老谢的身体,两只手温柔而引诱的抚摸着老谢的脊背。

老谢毕竟是个老手,知道她此时想要什么。

而随着两个人一点一点的拥向了彼此,老谢下面已经涨得很难受了,他轻轻脱掉了自己浑身上下的衣裤,再次趴到了季玉珍的身上。

“宝贝儿~我来了~”

一边说着,老谢凭借本能,找准了位置,狠狠的冲了进去。

“呃...”

身下的季玉珍在那一瞬间把老谢抱得更紧了,甚至张开嘴巴,狠狠的咬在了老谢的肩膀上。

“啊!”

这一口直接差点要了老谢的命,还好他是喝醉了酒的,对疼痛感有一定的免疫力,所以才没叫出声。

而且此时又正在兴头上,所以老谢直接忽略了肩膀上的疼痛,反正他也知道,季玉珍已经一个人四五年了,那个地方已经很久没人去过了。

那一瞬间有点疼也是很正常的。

只是,老谢有些疑惑,为什么在进入的时候,他明显感受到了一丝阻力?

不过这种疑惑仅仅存在了片刻,立马就被身体里愉悦的感觉淹没了。

这一夜,老谢把自己酒后的精力都用在了季玉珍身上,而且老谢的本钱也足,再加上憋了这么久,又经常喝自己泡的药酒,战斗力自然不用多说。

而季玉珍也是久旱逢甘霖,对老谢的动作来者不拒,两个人一晚上足足折腾了四五次,一直到天微微亮的时候,两个人才互相紧紧拥抱着,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阳光洒到了老谢的脸上,刺眼的眼光照得老谢有些睁不开眼睛。

怀里的女人感受到老谢的动作,也稍微扭动了两下,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起来。

老谢心底一暖,下意识的侧过头去看了看沉睡在自己臂弯的女人。

而看清那女人面庞的那一瞬间,老谢心里一突。

现在躺在自己怀里呼呼大睡的女人,竟然是张碧琴!

此时老谢的神色没穿办件衣服,刚刚走下床穿鞋子,那玩意儿就那么直直的出现在了王小微面前。

“咳咳,那个...小微你回来了啊?”

老谢被吓了一跳,连忙去扯被张碧琴减掉一半的那张床单。

而王小微看到老谢这奇怪的模样,又联想到张碧琴走路的姿势,还有这大中午的从老谢房里走出来,瞬间就猜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嗯,谢叔。”

王小微答应了一声,狠狠的把门关上了,站在门外愣愣的,心里很难受。

不过转念又想了想自己,虽然不比张碧琴的模样差,可是看刚才那破碎的床单,还有张碧琴那走路的姿势,到底她是第一次。

说到底,哪个男人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是处女?

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心里面忽然之间就有了一些落差,脸上也出现了一丝落寞的神情。

稍微叹了口气,再次打开了房门,勇敢的看向了老谢。

“小微...那个...我...”

老谢看着关上又打开的房门,还有王小微这个样子,心里面也知道,王小微肯定是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

不过再看到王小微这幅眼神,老谢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主动站起身,拉着王小微的手,把她带到了屋子里面。

而王小微忽然之间就从背后抱住了老谢。

老谢面对着她突如其来的拥抱,有一些不知所措,他结结巴巴地想要解释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可是,老谢才刚开口,王小微却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老谢的嘴巴。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也是一个女人,面对这种情况看一眼就懂了,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比不得她,而且我什么都没有,反而欠了一屁股债,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的。”

这话王的真心的,刚回镇上,就在车站遇到了赵铁柱,而赵铁柱本来就是个管不住嘴巴的人,噼里啪啦把老谢做的事情夸大其词的说了一番。

还说老谢弄药园子,考医师资格证,痛揍蒋宏博都是为了她。

搞得王小微心里一阵感动,问明了老谢现在的住址以后,就兴冲冲的过来了,哪知道刚到地方,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而听到这番话,老谢下意识伸出手,握住了王小微那柔弱的手,他也感受到王小薇在自己的背后默默的流下了眼泪,想要转过身去替她把眼泪擦下去,这个时候王小薇却又开口了:“谢叔,我知道你是一个好男人,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你放心吧,你和碧琴姐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相信肯定不是出自你的本意,肯定是又什么误会,我一点儿都不怪你,我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很复杂,如果你和我在一起的话,肯定会引来镇上人的非议,可是如果你和她在一起的话就不会那个样子了,如果碧琴姐不介意,我愿意给你当个情人!”

听到这番话,老谢的心里犹如炸开了一记闷雷。

像王小微这么优秀的女人,竟然心甘情愿给他当个情人?

老谢张了张嘴巴,想要张嘴说点儿什么,却又被王小薇给捂住了。

“我当初瞎了眼睛看上了蒋宏博那种烂人,是遇到了你之后才知道,生活原来也可以这么美好,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还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所以不管你做什么,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知足了。”

一边说着,王小微的眼眶里再次滚出了一行行热泪。

让一个原本心高气傲的女人亲口承认愿意给人当情人,这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

老谢被她的这一番话说的热泪盈眶,心里很是感动。

某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前半生几十年都白活了一样。

“小微,你放心吧,谢叔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绝不让你再吃一点苦了。”

“嗯,谢叔,我相信你!”

王小微点了点头,从背后再次紧紧抱住了老谢。

她的声音因为说了这一番话,已经有了一些沙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