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探索网

— 这是一个诡异的探索猎奇网站,为你报道全球各地奇奇怪怪的奇闻异事探索网。

手机访问: m.jssant.com

在床上被男票做哭是什么体验|污到让你下面滴水的文

2020-11-30 10:54:14 来源:www.jssant.com

 孙磊下意识补漏说道,猛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姑娘能这么淡定而且好像之前进屋也没见他费什么力气,搞不好他和刘敏是亲戚也说不定!

 

 

这么一想,孙磊看刘静的脸是越看越像刘敏,他心提到嗓子眼,不想自己不会这么好运气,刚出困境又遇险滩吧?

 

 

不行,自己必须想办法赶紧走!

 

 

“哥哥?我姐夫好像没有你这个哥哥吧?”刘静一句话出口,孙磊的脸色立马变成惨白。

 

 

慌张的神情立刻让刘静肯定眼前这个男人一定不是什么好鸟。不过力量对比他在自己之上,可不能硬来得智取。

 

 

刘静思忖视线开始寻找能增加胜算的方法。

 

 

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露里,孙磊好歹是教师脑子快,立马重新镇定:“是嘛?可能你不经常见我,我和金宇是远方亲戚。对了,你叫金宇姐夫,难道你和金宇是……唉!金宇你怎么回来了?”

 

 

刘静冷不防孙磊说这句,下意识就回了头,与此同时她猛然一个激灵反应到什么,硬生生止住扭到一半的头身体也在片刻间反应起来。

 

 

强者对抗,有时候拼的是速度。

 

 

姜还是老的辣,孙磊活了一把年纪,如果连一个小姑娘都斗不过,他估计回家可以准备颐养天年。

 

 

 文学

刘静扭头的瞬间,孙磊已经抄起挂在旁边的淋浴拉开水龙头浇了过去,人脸受到刺激下意识会闭眼躲避,即使刘静反应再快,身体机制的保护措施已经让她惯性地后退了一步。

 

 

冷水兜头浇下,浑身当真是水灵灵一发不可收拾。

 

 

刘静是头干练的短发,和姐姐刘敏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犹如烈马,更具有野性。

 

 

不过,孙磊现在是没工夫欣赏爆裂美女的湿身,他浇过水在刘静后退的时候抻脚轻巧一勾,刘静狼狈往后栽倒。

 

 

“啊!”

 

 

惨叫声伴随孙磊如电的动作,孙磊已经在下一秒冲出了屋子。

 

 

哈哈!老子终于能够离开,算没白和这丫头浪费口舌。

 

 

但是,又一个事实告诉我们,乐极生悲,任何事情不能高兴太早。

 

 

孙磊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出门前他没有低头看地面,只顾着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飞奔而去。

 

 

于是乎,在一只脚迈出成功的一步,他的另一只脚也成功挂到刘静为了金宇姐夫特制的陷阱胶布,华丽丽地身体失去平衡一个倒栽葱磕在了门上。

 

 

“哐当!”

 

 

整个世界在孙磊眼里清净了。

 

 

寂静的楼道里脑壳与金属的声音回荡老远,还惊扰隔壁的狗子叫了俩声。

 

 

“你个丫头,从来没让你妈我省心过。比赛失败就失败,你怕什么不和妈妈说?还骗妈妈你坐飞机回来,让我和你姐夫他们白白在机场等!”

 

 

“没事,妈,小妹现在不是好好的。你别骂她了,好好说,消消气。”

 

 

孙磊觉得耳边一阵嗡鸣,身边有俩只乌鸦鼓噪地呱啦不停,迫使他从昏昏沉沉的梦里醒来。

 

 

额上有只柔素,无比轻柔地在给他擦着额角的汗。

 

 

从那温柔的手传来的香气,孙磊闻了无数遍,轻易便勾起他日日夜夜焦灼的心意。

 

 

浑身开始发烫,周身的燥热让孙磊终于睁开眼睛,看清楚眼前伺候他的是刘敏。

 

 

“孙老师,你醒过来了?”

 

 

刘敏看见孙磊睁眼,立刻惊喜说。

 

 

“刘小姐。”孙磊脑子疼得厉害,望着刘敏和面前坐着的三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好啊!醒过来正好。”金宇已经迫不及待冲过来,恶狠狠揪住孙磊的脖子怒问:“说,你怎么在我家,还打了我小妹!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特么你要是不老实交代,今天你别想站着离开!”

 

 

金宇突然的发作令孙磊手脚发晕,居然没有力气去反抗被掐得脸红脖子粗喘不上来气,眼看就窒息了。

 

 

“干什么!你疯了金宇!不要瞎说好不好?这是孙老师,你放手!”孙磊被掐得半死不活,刘敏急忙去扯金宇,奈何金宇憋着股劲儿,刘敏力气又小怎么可能拉得过金宇。

 

 

“哎呀,这是闹哪出?金宇,你有话好好说,听刘敏说孙老师是市里著名的一级教师,你不能那样动手动脚啊”王芹平常爱看一些教育频道,对孙磊略有耳闻,早对孙磊心存敬慕,现在看见真人,心里对自己姑娘刘静之前的指控已经消失七八分。

 

 

刘静则把母亲的后半句听进了耳朵,吃惊地跟着说:“你们说什么,他是孙老师?!教育网一金的孙老师嘛?”

 

 

“是啊!”王芹上去拉住金宇:“孙老师能给咱锦上课,哎呦是求不来的运气,你怎么能动手呢?一定是误会。”

 

 

“姐夫,没错确实是误会!”刘静连忙也转移方向开始拉架。

 

 

“咳咳!”经过三个人拉架,金宇的手终于被扯开,孙磊这才获得一丝喘息看见,忙不迭后退几步粗重的喘息汲取空气。

 

 

刘敏见孙磊气虚不平,心慌意乱地过来询问情况:“没事吧?孙老师你还好吧?对不起,金宇他不是故意的。”

 

 

“没事。今天是误会。我有东西忘记拿,本来想给刘敏打电话,来取的,没想到……我才……误会,都是误会。”孙磊喘平口气,含糊说了几句连忙起身要告辞。

 

 

“孙老师,我送你。那个,今天确实是误会,事起因我我送你,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计较啊!”刘静兔子般蹿到孙磊身边讨巧卖乖。

 

 

孙磊捂住脖子看着粘上来的刘静,一心想离开也没去推拒趁势扶住小姑娘肩膀走出门。

这丫头一定是有事相求。

 

 

孙磊看着故意接近的刘静。

 

 

刘静挨得自己很近,女儿家特有的香味萦绕在自己的鼻尖,这让孙磊全身紧绷绷的,软绵绵的依靠在刘静身上。他眯起眼睛,居然有点享受着美女的服侍。

 

 

特别的味道,让他已经忘记了身上还有伤,却没有想到,这路竟然这么近,这么快就到了。

 

 

“孙老师,到了。”

 

 

刘静的声音不同于刘敏的温婉,是一种女孩儿特有的刚性,特别是那一头短发飘逸然然。

 

 

“嗯。”孙磊连忙转移视线,脸色微微不自然,刘静还以为他是因为身上太疼才会这样的。一时之间,眼里满是羞愧。

 

 

“额……那个,孙老师,你回去以后好好休养,明天来我家,我让我姐给你做好吃的。”刘静只能想到这个方式。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哼……”孙磊故意轻哼一声,假装他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酥胸,想看看对方的态度,结果惹得他全身都燥热起来,再看刘静的神态,好像刚才并没有发生什么一样。

 

 

听刘静的话,孙磊整个人都兴奋一些,虽然搞不清楚这刘静企图何在,但一想到那个刺激感,孙磊心里开始燥热起来。

 

 

“再见。”

 

 

孙磊朝着刘静挥了挥手,强做自然姿态就准备走,刘静却朝他抛了个媚眼,却见人家根本就没有见到他的动作,喟叹一声,默默离开。

 

 

看看孙磊住所,刘静啧啧赞叹,果然是个孙老师,住处也是个好地方,想到今天竟然把他当做贼人一样胖揍,这让她脸色一羞。

 

 

这边草丛里窸窸窣窣的传出来声音,这让刘静眯着眼往那边看去。

 

 

刘静自小胆子就大,仗着自己会点跆拳道,一碰上什么稀奇的事情,首先就是要去探索清楚,否则,就算是回去了,也会时时刻刻想着这里,让人憋得慌。

 

 

她用手直接就拨开了面前的丛丛杂草,头就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她站在原地,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头晕乎乎的,也怪她一时不察,竟然被人打了。

 

 

腰间摸上来了一只粗粗的手指,没来由得让她感受到厌烦,耳间还有那温热的鼻息,那抹冰凉感在自己的颈项间流连。

 

 

刘静心里忍不住恶心。

 

 

跟着,她感受到那个人粗鲁的手在扳扯想自己放倒,而她却头脑晕乎,眼皮想要睁开,却像是被胶水黏在了一起一样,始终都破不开。

 

 

感觉到那只讨厌的手竟然直接就摸到了自己的胸上,更可怕的是,她还感觉到那具身体浑身发热,俩只手肆无忌惮摸到她的敏感地。

 

 

天杀的色狼,也不看看姑奶奶是谁?!瞎了你的眼。

 

 

刘静正要动手,耳边传来一阵惊呼,她就被人抱在了怀里。

 

 

随后就是噼噼砰砰的声音,也不知过了好久,耳边是他那独有的声音。

 

 

“……没事吧?”

 

 

“嗯……”刘静脸色羞红,嘴巴艰难地说出两个字:“……头晕”

 

 

“一定是刚才那个色狼手里藏了什么药,我带你去休息一下。”

 

 

语落,天旋地转,刘静就知道自己被人拦腰抱起,脸蛋更加红润。

 

 

头埋在他的胸口,呼吸着他身上独有的男性气味,而孙磊穿着的薄薄衬衫,她的呼吸吹得他身心荡漾,脚步不自觉的放慢,手一动力就把她往自己怀里更加紧紧一揽,胸口被她红唇一碰,软软的感觉,让孙磊心头兴奋。

 

 

而刘静只以为孙磊不是故意的,哪里会想到这只是孙磊设的局罢了。

 

 

“到了啊。”孙磊心里微微失落,竟然这么快。

 

 

孙磊瞧着她的衣服皱巴巴的,里面的内衣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一双眼左盯盯右盯盯,就差拿双手去摸了。

 

 

“孙老师,我头好痛。”

 

 

刘静根本思考不了,只能痛呼,紧紧地闭着眼睛皱着眉头。

 

 

孙磊听见,面上的表情略略不自然起来,怀里的身体实在是太诱人,他根本有点控制不住,心里面的色心思,一泄而出。

 

 

想也没想,孙磊凑得更近了,语气有些为难。

 

 

“刘静啊,我帮你是能帮你,以前我学过可以缓解人疼痛的土方,挺有效果的……”

 

 

“……就是,我一个大男人,而你是个女人……我……”

 

 

他把孙老师那方面的文绉绉表现得十分完美。

 

 

被他说得让刘静的头更加痛了,现在只想如何缓解头痛,再加上方才被那个色狼摸的浑身燥热,难受死她了。

 

 

脸上的红晕惹得孙磊想要捧起她的脸,狠狠地亲上一番。

 

 

“孙老师,你别磨磨唧唧了,算我求你了,有什么土方子尽管使出来,我刘静不怕一时半会儿的痛。”

 

 

“好吧,这是一个按摩的土方法,只是恐怕……”孙磊听见刘静的急切,面色也有些高兴得红涨,脚下更急地逼近,语气还是有些犹豫。

 

 

刘静听他这样推三阻四,再也忍不住了。

 

 

“孙老师,求你了!”

 

 

刘静说着就要起来,奈何刚刚一动头更加的痛了,整个人都往一个方向偏过去,还好孙磊眼疾手快,把她扶起来,顺道吃了几个豆腐。

 

 

嘴里还歉意道:“啊?不好意思,刚刚急着扶你,结果没想到。”

 

 

刘静整个人都娇羞了,刚才情况紧急,孙磊为了扶住她,竟然碰到了她的酥胸,那里是她的敏感地带,这让她忍不住低声呻吟。

 

 

声音一出,脸蛋更加红了。

 

 

整个身上都软趴趴的倒在他的怀里。

 

 

“没事,孙老师,你帮帮我可以吗?”刘静说着竟然睁开了眼睛,只是水光潋滟的,让人看起来忍不住立刻就软下身来,合她的意思。

 

 

孙磊面露为难,实则心里兴奋极了。

 

 

“我真的很不舒服……”

 

 

刘静声音轻得几近呢喃。

 

 

孙磊才说:“好吧……”

 

 

实则,他迫不及待的把手放在了她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按摩着,刘静只觉得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了,特别是孙磊的手指还有一些冰凉。

 

 

刺激得浑身燥热。

 

 

随着刘静舒服的呼出一口气,孙磊的手指顺着耳垂,埋于她的颈肩,摸着她滑腻腻的皮肤,恰如上好的绸缎,手感极好。

 

 

“嗯哼……”

 

 

“舒服吗?”

女孩子特有的气息弥漫在孙磊的鼻息间,孙磊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

 

 

手顺着额角,不受控制地落在刘静的脖子上,纤细的脖子上线条分布优美。

 

 

“谢谢你,孙老师,今天要不是你我恐怕……”刘静舒服地闭上眼,睫毛微微颤抖着脸颊上浮动出一股奇怪的色彩。

 

 

“没什么。好在你没事就好。”孙磊慌忙收回手,假装看着手表。

 

 

“小静,孙老师?”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俩人回头一看,是刘敏。

 

 

刘敏很惊讶之前明明是刘静送孙磊回去,怎么现在孙磊又和刘静回来了?

 

 

心里奇怪她丢掉自己带出来的垃圾迎上去:“孙老师,你怎么又回来了?小静,你不是送孙老师回去的嘛?”

 

 

“是,”孙磊连忙解释:“这丫头送我回去了,但我之后发现有人跟踪对刘静,我不放心跟着她回来。现在你来了我就回去了。”

 

 

“没事吧?”刘敏听完经过,赶忙拉住刘静左右查看,发现刘静只是神色微微苍白后稍微放下心来,再听见后半句忙道:“金宇呢?我让金宇去接刘静回来的啊?”

 

 

孙磊一怔:“没见,是不是没遇上。时间不早了,刘小姐,我先回去了。”

 

 

刘敏今天闹这么大,现在面对孙磊确实有点儿尴尬,于是干巴巴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刘静还在难受,所以也没和孙磊道别。刘敏目送孙磊离开之后,扶住刘静进了屋子。

 

 

“我让你姐夫去接你了?你没看见吗?”刘敏端水过来给小妹,抱着胳膊坐下来。

 

 

“姐夫去接我?我在楼下没看见啊?”休息了好久,刘静觉得自己的头稍微轻松点,听见姐姐说姐夫去接自己,她忍不住道。

 

 

怎么会呢?

 

 

刘敏沉默了,她担心刘静送孙磊回去一个人路上不安全,特意让金宇去路口侯着,难得金宇第一次乖乖按她说的办,怎么会没接到?

 

 

而此刻,孙磊楼下,草坪的灌木丛里一阵响动,一个头从其中钻了出来左右看看没人,这人走出灌木丛,嘴里不住骂咧:“妈的,没想到被孙磊这货给坏了好事。该死的老小子,一定和那贱娘们有一腿!不过,话说刘静这丫头看着没什么劲儿,霍,力气也不小看把我给挠的。”

 

 

眼前浑身是泥灰的,正是找不到人的金宇。

 

 

金宇不住在草丛里兜圈,埋头找着什么。

 

 

“奇怪,掉哪儿了?刚刚不是就在这里的?”金宇焦急地咕唸,恨不得变成狗去嗅。

 

 

刘敏让他跟着刘静接他回来,金宇本来是想借机找到孙磊的住处,然后调查这个姓孙的和自己家里的骚货有什么关系,结果看见刘静和孙磊眉来眼去的搞不清楚,金宇有点儿气愤这孙磊一个糟瓜,怎么连刘静都对他刮目几分。

 

 

气愤不平下,他直接到旁边的情趣商店里买了点儿致人迷惑的药,用东西裹住脸想着迷晕刘静猥亵一下,毕竟他早对自己这个小姨子惦记有些日子。

 

 

没想到,关键时刻杀出孙磊搅了自己的好事,而且刚刚他发现自己新买的铂金戒指在刚刚的争斗打落了,现在根本不知道掉哪儿了,那是他最近新交的小情人送给他的,上面刻着他名字。金宇简直是气得要把这个孙磊千刀万剐了才能解恨。

 

 

“来日方长,等着姓孙的!敢碰我的人……哼!让你怎么死都不知道!”

 

 

恶狠狠说着,金宇忽然见前面有人走过来,灯光晃动下依稀看出来这个人的脸貌,是孙磊。孙磊匆匆而来,金宇赶紧按灭手机上的手电筒模式,心慌不已的他连忙躲进一颗树后藏好。

 

 

现在已经是一点儿,路灯都关了几个,乌起码黑,孙磊自然看不见树后躲着一个人。临近小区门口,孙磊看看四下无人闪身进了草丛里面。

 

 

“他干嘛?”金宇感觉到孙磊进了草丛,也不敢发出响动,又害怕被发现的他小心蹲身体力求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跟着,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近,眼看着在一步孙磊就会跨过树看见树后的金宇。

 

 

一时间,金宇心都卡在嗓子眼了。

 

 

“这里不错。”孙磊舔舔嘴巴,四下张望一下,确定周围没有一个人,自己这个角度也不易被发现,才敢把憋了一路的那家伙掏出来,进行紧急运动。

 

 

“呼呼……”

 

 

猛烈撸了十几下,手里石更的小二慢慢发软,前面一股白色的液体直射而出,孙磊的精神也在一刹那获得了愉悦,情不自禁闷哼俩声。

 

 

白色的弧线,不偏不倚落在某人的头上,金宇直觉得额上粘糊糊的东西落下,小心用手一摸居然……

 

 

金宇想死的心都有了。

 

 

“幸亏走得快,不然被小刘看见自己的反应……呼,还好。舒服……”孙磊提好裤子,幻想着刘敏迷离的神态,心里痒痒的。

 

 

“是我的终有一天,我一定能拥有。”自言自语地说完,孙磊扭身走出草丛,脚却一不留神踩中了啥,孙磊咦了声,低头捡起来一看是一个闪亮亮的东西,依稀看出来是一个戒指。

 

 

孙磊乐了:“没想到我撸个飞机还能捡到戒指,不错!好好!”

 

 

戒指?!

 

 

树后躲藏的金宇立马一惊,就要站起来冲出去。随后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只能按耐住那股冲动。

 

 

直到脚步声慢慢消失,树后的人站了起来,金宇顶着一头白色液体,脸黑得跟锅灰有得一拼,现在的金宇啥都不想管了,他想冲出去杀了孙磊。

 

 

冷静,冷静……

 

 

极力平复心境,金宇善于精打细算的脑子里思考着眼下的情况。小刘,明显指的是刘敏。叫得这么亲热,刘敏那浪蹄子还装无辜!他们的,自己这个绿帽子戴得可真亮堂!干脆直接做了他!

 

 

不过自己的戒指被孙磊捡了过去,如果孙磊发现戒指的主人是自己,那么自己所做的搞不好会给他惹上麻烦。

 

 

“一定得想办法处理掉这个孙磊!”金宇阴沉沉地看着前面某人消失的地方。

孙磊觉得不自在,一连几天都是如此,虽然遇到的事情很多,但也有一个轻重缓急。

 

 

不自在的主要原因,孙磊排除了一个刘静,没错,最近她总是无缘无故地献殷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救了她那一次,她才改变了之前的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孙磊的存在刘静格外爱在家里待了,恰逢王芹最近要过生日,看着自己这个头疼的女儿好像忽然懂事了一样,愿意在家陪着自己,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连带着刘敏也对孙磊亲近不少。

 

 

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孙磊怎么会不自在?

 

 

不对,好像不是刘静。孙磊琢磨了又琢磨,猛然明白过来,是金宇。金宇对自己的态度特别奇怪,上次那样撕破脸后,孙磊以为金宇肯定不会再让自己教金锦,不过隔天他却接到刘敏的电话,询问他为什么不去上课。

 

 

后来孙磊得知,王芹对自己的名声早有耳闻,所以一听说是自己在教金锦功课,乐得嘴都要合不拢,有王芹在,孙磊教金锦自然是自己扫平障碍的护盾。

 

 

按道理,自己回来教课金宇不给自己脸色看就很好了,还对自己热情得不像话。

 

 

不对劲。

 

 

教完一天的课,孙磊在晚上九点准备回去。

 

 

“孙老师,你准备走了?”刘静已经早早地候在旁边。

 

 

“课教完了。我当然回去。”孙磊目光四处逡巡,落到从浴室出来的刘敏身上时,他极其不自然地目光一闪。

 

 

金锦格外喜欢自己这个风趣的老师,平常也挺粘孙磊和他跟亲人一样,眼下见孙磊要走便追在后面依依不舍:“孙老师,你再留一会儿吧。”

 

 

“现在这么晚了,不如留下来吃过饭再走吧!今天姐夫回来。”刘静一双美眸盈盈动人,无比渴望地望着孙磊。

 

 

“不太好吧。”孙磊忍不住想起之前曾经的混乱,金宇恨不得杀了自己的眼神还在眼前晃。美色无边,但也得有命享受。

 

 

目前风声太紧,暂时不能太过露意。

 

 

视线扫过眼前的俩位美女,孙磊咽下干涩的口水客气道:“不用了,我晚上一般不吃饭,肠胃不好。”

 

 

“不会的,今天晚上我妈下的厨,特意做了薏仁米粥,还加了红枣养血的。留下吃点儿再走。”刘敏忍不住跟着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