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探索网

— 这是一个诡异的探索猎奇网站,为你报道全球各地奇奇怪怪的奇闻异事探索网。

手机访问: m.jssant.com

日多了能有感情么|车一动就撞一下撞到最深处

2021-01-05 11:58:12 来源:www.jssant.com

 “小非,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你要钱直接跟我们说啊,爸妈赚钱不就是给你用的吗?为什么整理诗情小你要犯法......”我妈语无伦次地说


此刻我爸的的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末了转过头,用手抹了下眼睛。

爷爷叹息说道:“走吧,都走吧,让他们一家人都好好团聚吧。”说完,爷爷率先走了出去。

 文学


何茜走时,还不忘嘲讽的说道:“何非,你多陪陪二叔二婶,也许这是你们最后的见面。”

一听这话,我真想直接扇她几巴掌。

很快家里就剩下我们三和欣姐了,欣姐站在原地,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眼神中也透露出浓浓的不舍。

我说,你还不走,现在你的目的也达到了。

其实我知道欣姐将这件事告诉我爸妈,也是不想我陷得太深,这也是无奈之举啊。

我爸说:“小兔崽子,要不是刘欣,我们可能连你的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了,这是在帮你啊,你还怪她。”

欣姐轻轻的擦了下眼睛,边走便说道:“我去买菜,你们一家再次这最后一顿饭吧!”说完走出家门,抬起了右手直接握住嘴,快步的走了。

后来我爸在沙发上一根烟接着一根,我妈也是哭个不停,有时候我真想将真相说出来,但是眼看孙三等人要

 

落网了,要是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那之前的一切努力就白费了,因此我直接一狠心,准备再隐瞒一晚。

欣姐买菜回来后,在厨房做饭,我看了下都是些我喜欢吃的,饭做好了,爸妈却始终没有动筷子,欣姐就劝道:“你们吃啊,难道是饭菜不合你们胃口吗?你们不吃,何非也你不会吃的,让他吃的饱饱的,下次坐在一起吃饭,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说着,说着,就哭着往外跑了。

欣姐哭着跑出去,爸妈也没有什么心思吃饭,我妈的双眼有点红肿,又开始雾气腾腾了,泪水也越来越多,但最终还是没有哭出来。

我爸将筷子放下,摸了摸身上却什么也没有找到,见此,我便主动拿出烟递给了他一支。

我爸拿着烟本来想点着的,但是不知想到了什么,皱着眉说道:“这烟也是你用不义之财买的,我不抽。”说完直接将烟丢掉,并用脚狠狠的碾碎。

我的心犹如刀割,难受的很,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

我也没有什么食欲,看了眼时间,已经六点多了,不能在拖了,必须想办法离开。

想了一下,便说道:“爸,我到村头拿工资帮你买包烟吧。”

但没想到,我爸却说:“你身上还有干净的钱吗?”

这话一出,我真的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索性站起来往外走了,我爸立即就问道,你干什么去啊。

我说去看看欣姐。

我爸这才没有说什么,六点的天已经有点晚了,欣姐一个坐在院子里,抱着膝盖不断的抽噎着,看到这画面,我有种想要抱住她的冲动。

我走了过去说:“欣姐,我没有怪过你,你就不要生我气了。”

欣姐听到我的声音,抬起头脸上早已梨花带雨了,像个泪人儿说道:“何非,你摸摸自己的良心问问,我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就算当初你那么对我,我也是担心你的未来,担心你。”

听到这些,以前欣姐对自己的种种好,都浮现在了我的脑海,在和徐华结婚的时候,我当众抛弃她,还在徐华面前准备强奸她,再后来,我骂过她,怼过她,但是欣姐依旧保持着最初的那份情谊,我真得很感动。

想到这些,心里有点酸,情绪也有些低落,我说:“欣姐是我辜负了你,对不起了所有人,但是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真相,看到你和妈以泪洗面,我真的很难受。”

但是没想到欣姐不但没有停止哭泣,反而是越来越伤心了。

我急了,要是在这么耗下去,那么行动一定会受到影响的,到时候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不仅我不会甘心,就连龙队和白霜都不会原谅我。

想到这我一咬牙,准备现在就走。

“何非,你想去哪?”欣姐条件反射一样的抓住了我的手,说:“今晚你那里都不能去,明天一早就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我轻轻的挣扎着,一边低声说道:“小声点,不要让爸妈听见。”、

欣姐突然大声的喊道:“快出来啊,何非要逃走了。”

“......”我简直是无语了,心里一急,直接甩来欣姐的手,欣姐脚下没站稳,直接倒地摔得眉头紧蹙,一脸的伤心。

这时我爸直接跑了过来,几下子就将我按住了怒道:“好你个小兔崽子,都这个时候了还冥顽不灵,你想要气死我和你妈啊,给我滚回屋里去,今晚不准出房门半步。”

说实话,我爸不见得是我的对手,但是他是我老子啊,我不敢和他动手啊,只能一边着急,一边回屋。

欣姐也被我妈扶起来了,有些幽怨的看着我,我一脸的讪笑,直接点燃了烟,深深的抽着一口。

我爸进来了,直接将门反锁了,并且拿了一条凳子坐在门口,冷冷的看着我说:“何非,你今天要是想出去,可以,从我的身上踏过去。”

“爸!”

我爸直接说道:“别叫我爸,我何君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我儿子应该是个英雄,但不是个危害国家和人民的毒瘤,你要是死在战场上,全家以你为荣,但是你要是因为毒品而丢掉性命,那你就不是何家的种。”

我不断的抽着烟,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说实话了,正当我准备说实话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接着我爷爷说道:“开门吧!”

“爸!”我爸楞了一下,随机打开了门让爷爷进来,“爸,你怎么来了。”

爷爷没有理会我爸,而是直直的看了我十几秒后,从裤兜中拿出了一叠钱,放到我手中说道:“小非,下午的时候人多,不好说,现在你带着这些钱,有多远走多远吧,这辈子都不要回来了,人短短的几十年,不管好坏都要好好的活着,赶紧走吧。”

“爸,你这是干什么啊!怎么能让小非畏罪潜逃啊,我不会答应的。”我爸义愤填膺的说道。

爷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活着,比什么都好,自首有什么用啊,你以为小非自首就能活下来了吗?这件事我直接做主了。”然后抓着我的手腕往外走。

我爸连忙将爷爷拦住皱着眉说道:“爸,你是老糊涂吗?你这不是保护他,而是在害他啊,这件事我不会同意的,今晚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你带走他的。”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我爸顶撞爷爷,爷爷被我的牛脾气给气的够呛,脸上布满了怒意。

这时我妈跑来哭着说道:“何君,听爸的话,让小非走吧,爸你赶紧带小非走,”说完直接抱住了我爸。

爷爷也不迟疑,拉着我就走了。

但就在我们走到门口时候,我爸忽然喝道:“何非,今天你要是敢踏出家门半步,我就死在你面前,不信你试试!”说完直接挣脱开我妈的双手,从厨房拿出菜刀驾到自己的脖子上。

见状,我妈哭的捶胸顿足,差点就昏过去了。

爷爷知道我爸是说道做到的,见他握住了菜刀,也不敢乱动了,最终我还是忍不住说出了真相:“爷爷,爸妈,我说实话吧,其实我从来没有做过违法的事情,我是警方的卧底,我的任务是打入贩毒集团的内部给警方提供情报。”

 

本不想这么快就说出实情的,但现在这局面却没有办法了,如果在不澄清自己,那么今晚的任务就真的泡汤了。

话音刚落,在场的人都愣住了,眼神满是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


我妈终于露出了喜色,顾不得脸上的泪水,笑着跑到我面前说:“小非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没哟犯法?我就说我的儿子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啊,小非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儿子。”

我点了点头说,妈都是真的.

我妈一下子喜笑颜开,将我搂进怀里,这个充满爱的拥抱自已说明我妈的心理有多开心了,而我的嘴角也微微的上扬。

“何非,你就继续编,你怎么不说自己是一个警嚓啊。”我爸在震惊后,显然不相信我的话“男人可以没有本事,但一定要有骨气,但是没想到你为了逃走,居然说谎,你有没有一个男人的担当啊。”

我爸不信,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前一秒还是个毒贩,但后一秒却是警方的线人,毕竟这不是电视剧,现实中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爸,是真的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现在我必须回到市里,只要过了今晚,一切都明了。”

“不行,除非你拿出证据来,否则我不会相信的。”我爸鉴定的说道。

想了下,我还是拨通龙队的电话,将事情告诉了他,想让他说服我爸。

我爸接到龙队的话,说:“你说你是警察,我怎么相信啊,你不是何非找的托啊。”

龙队没办法,只有来我家这边来找我。

挂了电话,爷爷忍不住的问道:“何非,你真的在帮警察做事啊?”

真的,我怎么会骗爷爷呢!

现在只有等龙队赶到,为我证明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龙队开着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我家的院子,穿着便装的龙队下了车,看了眼爷爷和我爸,问道:“何非,这些都是你的亲人吗?现在时间紧迫,我也不一一打招呼了,你们好,我是市公安局的缉毒大队的队长,龙坤,这是我的证件,你们可以看一下。”说完龙队将证件给我爸。

我歉意的说道:“龙队,不好意思啊,这么紧要关头居然麻烦你。”

龙队摆手说道:“这是不怪你,是我们警方的疏忽,本来你帮助我们,我们早就要和你家里人接触了,但是工作太忙了,是我们的过失。”

爷爷皱着眉说道:“何非,这位这是缉毒大队的队长吗?”

我爸看过证件后认真的说道:“爸,是真的。”

龙队将证件装回袋里笑着说道:“何非不仅没有犯法,还是个英雄,年级轻轻的却能与毒贩周旋,你们应该为他感到骄傲。”

我爸直接用力拍了下我的肩膀自豪的说道:“小子,不错,没给你老子丢人。哈哈哈。”

龙队笑道:“现在何非的身份没有异议了,那是不是可以让他和我一起参加今晚的行动吗?因为何非是主要的人物。”

我爸笑着说道:“当然可以了,那小非就交给你了,龙队,希望将他培养成国家的栋梁,别拖累你们啊。”

龙队笑着说,怎么就会呢,何非已经很优秀了。

这时欣姐忽然说道:“龙队,今晚的行动,是不是很危险啊?”说完她很担忧的看着我,对她来说,即便是名族英雄,也没有我的安全重要。

听到婷姐这样问,爷爷和爸妈脸上的笑容,都渐渐消失了,末了都小心翼翼地看着邢队。

邢队也渐渐收起笑容,甚至皱起了眉头,沉吟片刻后说:“实话实说吧,我也不瞒各位,不是这次行动有危险,而是每一次行动,都等同于九死一生。就在一周前,我们第一次抓捕毒贩的行动中,叶飞就受了伤,身上有三处刀伤,其中一处刀伤在胸口,算是致命的。不过有幸的是,叶飞成功的化险为夷,并且他还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这一次行动,同样充满未知的危险,虽然我们警方会尽力保护他的安全,可交易期间,也有无法预料的未知的变故。所以,即便是我,也不敢保证叶飞绝对的安全。”

我妈急忙揭起短袖一看,胸口处,已然有一条十公分左右的疤痕,看到这里,我妈忍住泪水说:“邢队,我想求您件事,能不能别让叶飞参加行动?我们就只有他这一个儿子,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活不下去了。”

然后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小飞,咱不当什么英雄,咱只要安安全全地活着,比什么都强。”

我爸沉思许久后,一把拉开我妈,努着腮帮子说:“邢队,我把叶飞交给你了,希望你们尽力保护他的安全。别的,我们别无所求。”

“叶军,你咋这么狠心呀你,放开我,我要和儿子在一起!”我妈的情绪顿时失控了,哭个不停。

我深吸口气,然后对邢队说,邢队,我们走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